第三百三十四章 云墨轩的麻烦

白马跪地,吓到了不少人。

    这可不是家犬,说跪就跪的。

    云游庄多少人想要降服这匹新来的马王,结果无一例外都是惨败。

    云墨轩从地上爬起,他看着陈翊,苦笑了一声。

    “多谢姐夫!”

    这一声,让一旁的人不由议论纷纷。

    “果然,他就是那个挡箭牌,陈翊!?”

    “一句话就让这烈马跪下了,真的假的?碰巧的吧!?”

    “不过是陈家的小辈而已,侥幸抱上了云墨冰的大腿而已。”

    有几人在细微的议论着,陈翊倒是置若未闻。

    云墨轩走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

    三人便牵着大云小云,在这马场内走着,尽数是沉默。

    云墨轩心神不宁,更是像是遇到了什么难事,之前一直都在压制着,白马只是一个引子,将他体内的愤怒和不甘引了出来。

    云墨冰似乎知道原委,不过既然二人都不曾说,陈翊也不会去问。

    “你见到吕莲了?”云墨冰忽然冷不丁的开口,使得云墨轩的身躯一震。

    他抬头看向云墨冰,苦笑一声道:“没有!”

    “那你如此失魂落魄!”云墨冰淡淡道:“是听到什么消息了!?”

    云墨冰沉默,算是默认了。

    云墨冰不由叹了一口气,她看了看云墨轩,又看了看陈翊。

    随后,她也不见外,将云墨轩的事情娓娓道来。

    这还和云墨轩两年前被驱逐至真江市有关,两年前云墨轩有青梅竹马的女朋友,说是未婚妻也不为过。

    至少,云高峰夫妇和云墨冰都不曾有太大的偏见。

    吕家也是南方的世家,与云家差不多有近乎相同的地位。

    云墨轩和吕莲自幼长大,只不过,两年前吕莲订婚,让云墨轩如五雷轰顶。

    当初若不是云苍山直接下令,将云墨轩驱逐到真江市,从头开始,怕是他已经一股热血杀到了吕家了。

    “当初爷爷和爸妈都有去过吕家交涉,不过你应该明白,吕莲的未婚妻是南海神宗的宗主嫡传弟子。”

    “年纪轻轻,便已经是罡境巅峰的宗师,如今,怕是已经进入到大宗师境了。”

    “爷爷如今方才是大宗师,吕家不选你,也是情有可原!”

    云墨轩仍旧是沉默,他已经不是两年前了,在真江两年,他也并非是当年金陵的纨绔。

    虽然性子急了点,却也是沉稳有加。

    如今,他更是掌握南方多地的地下产业,借由陈翊之名,云墨轩也算是名声大振。

    “我知道!”云墨轩闷闷的说了声。

    云墨冰望着云墨轩这个模样,眼神闪动数次后,不由问道:“你听到什么消息了!?”

    陈翊也瞥了一眼云墨轩,说起来,以云墨轩的身份和背景,到现在,还不曾有名正言顺的女朋友。

    倒也是个痴情种子……放在普通人中,似乎随处可见,可放在云墨轩这样背景,身份的人身上,却是不多。

    这世间,三分人掌七分资源,高位者坐拥千百,低位者一二难求。

    世道,便是这个世道,难以为人力更易。

    云墨轩闷声道:“最近鹏城的几个地下大佬与我谈话,正好请来了武成宗!”

    他口中的那个武成宗便是南海神宗嫡传的弟子,不入三十岁,便位列大宗师。

    在华夏内,有南海小武神之称。

    南海神宗,在华夏内也是一个隐秘乃至于传承多年的势力,其内强者诸多,据说这一代的南海神宗宗主,更是有真君境巅峰,那已经是几十年前的事情了。

    “少和鹏城的人接触,鹏城和金陵相隔多远你应该明白!”

    “武成宗……”云墨冰看着云墨轩,她的眸光不由自主的落在了陈翊身上。

    “武成宗自己是大宗师,吕家自有选择。”

    “吕莲当初都已经认命,你在这里纠结,不值得!”

    云墨冰的语气有些冰冷,似乎对于吕莲也有所偏见。

    云墨冰身躯一颤,他侧目望向云墨冰,“莲儿她没有办法,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华夏哪个世家不这样?”

    “吕莲没有姐你这个勇气,我也不想闹,只是心里这关过不去。”

    他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让云墨冰不由无奈的摇了摇头。

    陈翊看着这对姐弟,像是一个局外人,他也不曾有插手的打算。

    他帮云墨轩的足够多了,儿女情长,难不成也要让他出手相助不成?

    然而就在三人气氛有些僵硬时,云墨轩的手机不合时宜的响起了电话。

    云墨轩接起电话,他的脸色骤然变得阴沉。

    “欺人太甚!”

    听着电话那边的话语,云墨轩的眼中更是血丝逐渐弥漫,满面狰狞。

    等到云墨冰挂断电话后,云墨轩仍旧怒火中烧,手机都在他的手掌中变得扭曲。

    陈翊忽然开口,“他若想践踏于你,答应便是!”

    陈翊的话语让云墨轩微微一愣,他转头望向陈翊,双唇轻颤,最终又合拢了。

    “姐夫你帮我的已经过多了,若不然,我现在还在金陵抬不起头来!”

    “这件事……”

    云墨轩面露犹豫,头颅也深深垂下。

    这个电话是贺知秋打来的,鹏城的地下巨头想要约战云墨轩麾下的高手,争议是一处矿场。

    而鹏城派的人,赫然是武成宗。

    并且,对方还诉明,约战的地点在吕家。

    地下争端,以武道分胜负,强弱,也并不是罕见的事情。

    可武成宗、吕家……这针对的意味太过明显了,是在有意欺辱云墨轩。

    “顺手之劳,你若是不愿,那便算了!”陈翊淡淡开口道。

    云墨轩的脸色再次变得挣扎,云墨冰同样也是目光闪烁,甚至,更有一丝怒意。

    “男儿当念头通达,优柔寡断难成大事!”云墨冰沉声道:“小轩,你姐夫已经明言至此,你还犹豫什么?”

    她恨不得一耳光抽过去,陈翊已经如此开口了,云墨轩还在犹豫。

    云墨轩一咬牙,他抬头看向陈翊。

    “那,劳烦姐夫了!”

    陈翊却是一脸平静,像是不曾听到一样,淡淡开口道:“我说了,顺手之劳而已。”

    “你是云墨冰的弟弟,自然也算是半个我的!”

    陈翊向前迈步,淡淡话语徐徐飘来。

    “岂容他人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