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三章 苦肉计

探长来到监牢到时候就闻到一股焦糊的味道,走进一看发现被关押的两个异人其中一个已经浑身抽搐的倒在地上,另外一个虽然还清醒着,不过身上也是十分狼狈。

    “呵呵,怎么样我设计的这个地方呆着还算舒服吧。”

    “舒服,舒服极了,你要是能进来一起感受一下就更好了。”张平凡咬牙切齿的说道,这幅样子有五分是装出来的,有五分是真的。

    因为有领域在他根本没有受到什么伤害,外表的样子也不过是特意伪装出来用来迷惑对方的,不过古利的昏厥那可是真的给他这出戏又多了几分可信度。

    而真的痛恨是因为在自己之前不知道有多少无辜的人承受这样的折磨,如果不是为了钓出事情真相,张平凡真想把这个家伙按在地上摩擦!

    “哈哈哈哈,到了这个时候还在嘴硬,看来我应该改进一下这个牢笼了,如果要是能多些水的话就更好了。”

    水能更好的导电,这家伙脑袋里竟是一些折磨人的办法,也不知道他这样的人是怎么做到探长的位置的。

    “你这是知法犯法,滥用私刑,等我出去了一定要告你!”

    可探长听完却哈哈大笑,笑的弯下了腰。

    “就凭你,哈哈哈也想告我,真是自不量力,你都不知道能不能活着出去!你拿什么告我!”

    张平凡脸色一变,

    “你要杀我?”

    “不不不,我可是个探长,我怎么能随便杀人呢。”探长一脸阴笑:“可如果你自己是畏罪自杀的话,我最多也就是个玩忽职守,我写份检查,可你丢的可是小命哦~”

    “威胁,赤裸裸的威胁。”

    张平凡脸色变了又变,仿佛内心在做斗争,最后他像是认命了一样瘫坐在地上。

    “你到底想要怎么样说吧,你让我认罪我也可以认,只要你放过我。”

    这个探长似乎很喜欢看到有人在他面前求饶,实际上他都不知道看到过多少种之前信誓旦旦,但最后痛哭流涕让他给一个痛快的人了。

    可越是这样的人越能够生产出绝望的痛苦,这恰恰是他想要的。

    探长觉得自己天生就是为了折磨人而生的,那些点子都没有人教他,他就能无师自通。

    此时他眼珠一转,想到了一个更好的办法。

    说:“你不是想要出去吗,也简单。”

    说着,对另外一边昏倒的古利努了努嘴,“去把他的另外一只胳膊砍下来,我可以考虑考虑放过你。”

    “什么!不可能!”

    张平凡爆燃跳起,抓着栏杆拼命的嘶吼:“不可能!不可能!”

    面对于他的歇斯里地,探长似乎早就料想到,不急不慢的拉下旁边的电闸,牢笼瞬间通电,张平凡一下子惨叫一声弹开。

    看着在地上翻滚的张平凡,探长脸上露出变态的笑容。

    “你说你这是何必呢,反正那个家伙已经是个残疾了,就算再少一条胳膊又能怎样?真是想不开啊。”

    “不……不可能……我……我是不会……除非你杀了我……”

    张平凡口吐白沫的说出这番话。

    探长当然舍不得将他现在弄死,反手将电闸关闭,张平凡这才长舒一口气。

    但过电的后劲还没有消除,他的肌肉还在一跳一跳的。

    探长就喜欢这种硬骨头,越硬的骨头到最后产生的情绪品质越好。

    只见他不知道从哪里抽出一把锐利的匕首,顺着栏杆的缝隙随手扔在地面上说:“死道友不死贫道,这样的道理你应该明白,诺,路我是给你了,能不能把握住就要看你自己了。待会儿我会回来,希望你能够做出正确的选择。”

    说完他便转身离开,对于这种硬骨头打败他们的永远是自身,而探长只是提供给他们一个这样的平台罢了。

    在离开这里之前路过狱警的时候,他突然伸手拍了拍狱警的肩膀。

    被拍的狱警吓得当时腿软,急忙讪笑:“探……探长,您吩咐,您吩咐。”

    “嘿嘿,不用害怕,记得帮我盯紧他们,一旦他们想要自杀就给我把电闸打开,知道吗?”

    他的声音如沐春风般,但听在狱警的耳中就像是恶魔的低述。哪里敢说其他的,急忙答应下来。

    “记住,千万不要让他们死了,不然……可就要有人顶替他们咯~”

    “是是是,探长,我绝对会盯紧他们!”

    当他走后,狱警发现自己裤子都快湿了。

    哪里还敢耽搁,几乎是每隔一分钟就看看牢笼的情况,生怕自己会成为其中的一员。

    张平凡坐在地面上,看着地面上的匕首,手指微微颤抖,不知道犹豫了多久,终于伸出手抓住匕首。

    他似乎在犹豫,在纠结。

    可如果这时候有人把住他的脉就能发现,张平凡的心跳十分平缓,一点都看不出紧张的样子。

    开玩笑,这探长就是要看到这一幕,自己索性就演给他看。

    不过这家伙的逼迫让这出戏有些演不下去,自己总不能真把古利的胳膊给砍了。

    脑海中闪烁过好多种方案,可每一种似乎都有些不妥当的地方。

    最为直截了当大家就是爆发出自己的实力然后强行抓住探长审问。

    可这样做的后果就有可能会丧失抓住更大的鱼的机会。

    永生教,探长,使者,彭辉,这些到底都是一种什么关系。

    这就好比放在张平凡面前一团乱麻,张平凡欠缺的就是最开始的线头到底在哪里。

    大概过了几个小时,按照时间估计,外边也应该亮天了,这时走廊里传来了脚步声,张平凡抬起眼皮,满脸的沧桑枯槁,放在腿上的手还紧紧握着那把匕首。

    果然,探长来了。

    当他看到张平凡手中的匕首时,他笑了:“很好,看来你已经做出了选择,我都说了,死道友不死贫道,像是那样的废人有和没有又有什么关系呢。保存自己才是最明智的。动手吧。”

    张平凡面如死灰,眼神中满是一片混沌。

    “动手之前我想要知道,你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们,我们到底哪里得罪了你。”

    “问这么多,你不怕出不去嘛?”

    “呵呵,难道不问就出的去嘛,我看到这么多东西,你以为我真的相信你会放我离开?”

    这份清醒和理智让探长脸色阴沉下去,他万万没有想到这个硬骨头到了如此境地还会考虑那么多,看来是自己手软了。

    “这么说,你这是要跟我对抗到底咯?”

    “你猜呢?”

    张平凡高高扬起匕首,可是刀尖却对准自己的胸口。

    探长脸色一变,这么好的祭品要是没了,自己还要找多久才能找到,况且自己已经在主的面前夸下海口,这要是惹得主不快,自己也会受到惩罚!

    “该死!给我停下来!”

    猛地拉下电闸,张平凡身体瞬间抖如筛糠。可他的眼神始终坚定的看着探长,嘴角还挂着惨淡的笑意,一丝血迹从嘴角流下,匕首缓缓朝着胸口靠近。

    噗嗤!

    刀尖割破衣服,刺破皮肤,甚至连刺入血肉的声音也清晰的传入耳中。

    探长慌了,他没有想到这家伙的意志竟然如此坚定,这是宁愿死也不愿意让自己好啊!

    该死的混蛋!

    不行!他不能死!这种上等的祭品要是死了,主一定会惩罚我的!

    他再次把电闸关上,用力打开牢笼,顾不上铁板还有的余电,上前就要抢夺张平凡的匕首。

    而就在这时,紧闭双眼的古利突然苏醒,猛地起身用仅有的一只胳膊箍住探长脖子。

    “妈的!你们骗我!”

    刚说完,一道灼热的感觉从喉咙上传来,张平凡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把匕首拔了出来把刀刃放到他的脖子上。

    可让人不解的是匕首的尖端竟然不见了。

    其实,在匕首刺入张平凡胸口的一瞬间就被体内的灼热之心融化,这匕首不过就是普通铁器,哪里比得上灼热之心的熔点。

    第一次失手的探长没有注意到这个细节,满脑子想的是自己该如何脱困。

    可现在刀刃要切开自己的脖子只需要一瞬间,他该如何稳住这两人?

    “你们不要冲动,杀害探员可是大罪。”

    “呵呵,难道你就是无罪的?我们只不过是反击而已。”

    “话可不能这么说,这里上上下下都是我的人,我死了,他们是证人,而你们却没有证人证明清白,你说对吧?”

    张平凡两人似乎真的被他说动了,他感觉到脖子上的刀刃松了一下。

    探长心里大喜,手掌悄悄朝着自己后腰摸去,口中还说:“兄弟,你还年轻,你还有大好的前途,是我一时犯傻,跟你们开了一个玩笑,这样吧,我放你们走还不行吗?”

    张平凡说:“你说真的?”

    “真的!我保证!”

    就在这时,狱警听到声音赶了过来,一看到这幅场景立刻开始大呼小叫,有的人已经拿出了麻醉枪!

    见状,原本松开的刀刃再次回到喉咙上。

    探长看到这一幕气的都快跳脚骂娘,他还是第一次觉得这些人是那么的碍眼。

    “快来人啊!快来救救探长!”

    “滚!都给我滚!”

    探长这一嗓子给其他狱警都弄蒙了,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做什么,探长说:“这里面没有你们的事了,全都给我出去,要不然我挨个跟你们算账。”

    这句话的威慑力可太大了,那些狱警顿时作鸟兽散。

    等他们走后,探长这才说:“看吧,我已经表示出我的诚意了,你们也该把刀放下了吧。”

    “不行!你之前骂我是残废,我也要把你弄成残废!”古利一脸狠厉样子,像极了报复的小人形象。

    而这些都是张平凡教他的。

    探长闻言脸色骤变,自己要真是变成残废了,或许连主都未必能回复自己,他当然不能允许这种事情发生,立刻给自己一巴掌。

    啪的一声脆响,脸上顿时出现一个五指印,脸颊高高隆起,可见他对自己下手有多狠。

    “这位兄弟,之前是我说错了,这巴掌就当是我给你道歉了,这样可以了吧!”

    张平凡没想到这家伙还真是能伸能屈,就是这样的人才可怕,两人交换了眼神,张平凡依旧装作犹豫不定的样子,手上的刀也缓缓下落,就在刀刃滑落到锁骨的位置时,探长目光一凝,一手抬起抓住刀刃,鲜血瞬间就从掌心流出来,但刀子也无法寸进。

    借着这个机会,一直放在后腰的手猛然抽出,一道粉尘洒落出来,当粉尘被张平凡等人吸入的时候,两人浑身无力,眼睛一翻,就昏迷过去,手掌也无力抓着匕首落到了探长的手中。

    “哼!跟我斗!”探长用他们的衣服擦拭了一下血迹,一脸狠厉的将张平凡的头踩在脚下不停的碾压。

    同时也是心有余悸,如果不是主赐予自己的神物,这一次说不定就真的阴沟里翻船了。

    “来人啊!来人啊!人都死在哪里去了!”

    “这些废物,该来的时候不来,不该来的时候就瞎捣乱!”

    狠厉的眼神在昏倒的两人身上扫来扫去,最后还是落到了张平凡的身上。

    “总觉得你小子最危险,这次就让你好好享受一把,至于你……”看向昏倒的古利:“等我收拾完他后我就把你做成人彘,让你永远活在绝望之中!”

    说着,就把张平凡扛起来,然后把古利独自关在牢里离开了。

    半晌后,原本昏迷的古利悄悄把眼睛张开一条缝隙,满是担心的看向外边:

    “平凡,你可千万不能出事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