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9章 血脉传承,矛盾

随后我找上伊代,问他想到具体日期没。

    伊代有些迟疑的跟我说:“如果没有搞错的话,身上忽然开始冰冷的情况,应该是两天后,但我不能百分百确认。”

    一旁第吉野千贺皱眉说:“这么重要的时间,怎么能这么大意?”

    伊代低下头,没敢说话,我则摆摆手,说:“实在没法确认的话就算了,这几天我会一直待在这里,时刻观察着伊代的情况,随时注意他体内的异常,这样应该就没问题了。”

    见我给伊代说话,吉野千贺只得点点头同意下来。

    我当晚理所当然的就在吉野加南的家里住下了。

    为了以防万一,我隔上几个小时,就使用探魂术检查下伊代体内的那股能量,是否有什么异样,搞得一晚上都没睡好。

    好在第二天,换回巫女服的由奈赶来了。

    有她在的话,我们两个人换班,也不至于搞得那么累。

    就是小巫女见我接了生意,还是这么麻烦的生意居然没通知她帮忙,埋怨了我几句,我苦笑跟她说:“一晚上的功夫也不耽误,看你昨天那么高兴,我就没说出来扫兴了。”

    既然正是开始工作了,我也没再隐瞒伊代的情况,单独和她说明了情况,询问她有没有什么看法。

    由奈想了想,说:“替死的方法应该没问题,就先用你的办法吧,伊代身上的力量十分顽固,想彻底清除,可能性不大,如果伊代‘死了’,那股力量满足了,或许就会离开了。”

    我忽然想起一件事,之前对伊代施展破邪术的时候,他忽然变了个人一般,对我说了一句‘灵媒,不要多管闲事’。

    这件事我虽然没表现出来什么,但一直都很不安。

    之前不跟小叔他们多说什么,是怕他们担心,由奈也同为灵媒师,一些不方便对其他人说的事情,跟她说的话就没问题了。

    于是我告知了由奈,小巫女闻言大吃一惊,瞪大眼睛问:“他真的说话了?这怎么可能?”

    我苦笑说:“我之前也感觉不可思议,但事情就这么发生了。”

    由奈惊疑不定说:“那只是一团特殊的能量而已,按说这种事情,是根本不可能发生的,如果它真对你说话,那是不是意味着……”

    我微微点头,知道由奈跟我想到一起了。

    如果是鬼上身,鬼魂通过活人的口,来表达某些诉求的话,那并不奇怪,而一团怪异的能量,明明没有感觉到,里面有任何意志,却能忽然传达某种意念,这就有些诡异了。

    这种现象极有可能说明,那股能量并不是凭空存在的。

    而是在某个地方,存在着一个制造这种能量的本体在,对我说话的,也并不是那团能量本身,而是制造能量的本体,在某个地方,向我传达它的意念。

    虽然说起来轻巧,但这却是十分可怕的事情。

    不管距离是多远,只要能隔空远程去害人,并且传达意念,就证明那东西的本体,应该很可怕的样子。

    如果说那东西的本体,就在吉野加南家里附近,这是根本不可能的。

    原因很简单,吉野家族的人,虽然很多都在家族企业之中,但同样有不少人,因为各种原因,分散在日本别处。

    而那诅咒的爆发,也是随机的,可能发生在任何人身上。

    这也就意味着,诅咒的本体,在某方面来说,并不会受到距离的限制,并且一旦爆发,人就必死无疑,足足一百五十年过去,也始终找不到破解方法,这就十分恐怖了。

    听了我的分析,由奈想了想,跟我说:“陆成君,我认为距离的话,或许并不必在意。”

    “为什么这么说?”我诧异问。

    她说:“诅咒十分有可能,是通过血脉传承的方式,继承给下一代的人,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诅咒发生在谁身上,那个人去了哪里,就都不是问题了,我想,吉野家的祖上,一定做过什么特殊的事情,才导致被诅咒纠缠了这么久,如果替死的方法不成功,我们或许能从这方面下手。”

    我苦笑说:“关于诅咒的事情,吉野家族都是口口相传的,他们应该也不清楚,诅咒的来源到底是怎么回事。”

    由奈一听不由头疼起来,但很快她又挥了挥拳头,跟我说先不要想那么多了,反正就算替死也解决不了问题,我们也肯定能找到别的方法的。

    我哭笑不得,也不知道她哪里来的自信,不过想想也是,车到山前必有路,反正生意都接了,尽力去想办法就是,吉野家族有话语权的人也来了,只要我们尽力了,就算解决不了,他们也说不了什么,真因为这种事情迁怒我们,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照看了伊代一天,他体内的能量很稳定。

    看样子他推测的时间,应该是没问题的。

    只是隔天的时候,小叔接到作坊里的电话,那边似乎催着他回去,小叔担心我这边的情况,不肯回去,跟那边发生了争吵,搞得小叔十分生气,说话也也来越难听,眼见都要骂起来了,我赶紧劝小叔,有事就赶紧回去,我这边没问题。

    “回个屁!妈的,老子一走都没人能做事了?我还不信了,老子这次就是不回去!”

    愤愤挂了电话,见小叔铁了心,我一阵头疼,但也不好说什么,而且听小叔一说,我也多少有点生气,还有点不敢相信,居然还有这种事。

    小叔跟我说,作坊那边有批货,跟一个神社交接出了问题。

    原本都是小叔负责交接的,就算他不在,把东西送去就完了,结果作坊里那些蠢货,开车把东西送去是送去了,货物清点后,总是对不上,又原路把车给拉回来了。

    来回跑了几趟,谁知道就是没搞定。

    他走之前,明明白纸黑字写得清清楚楚,货物的数量和交接程序,也提前说明了,结果那边搞不定,就打电话来让小叔一定要回去处理。

    我都无语了,货物出问题,清点的时候自己人也在旁边,哪里错了多退少补不就完了,至于来回跑几次解决不了吗?这是脑子有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