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五十一章 感谢

把名片递出去后,张平步想了想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了,跟洛心语客套了几句就准备走人了,等走到一半,却又转了回来,看着洛心语说道:“对了,我觉得你朋友的叔叔治好了这件事情,暂时还是不要声张的好,你本身就不方便解释,引起哗然只会搞得人心惊疑,医院这边我也会叮嘱洛心语们,跟洛心语们说你们是回家探亲了,你觉得这样如何?”

    本身洛心语就没想过通过救治上官菁菁叔叔这件事让自个声名大噪,出名是要讲究节奏分寸的,所以听到张平步的话,洛心语点点头说道:“那就谢谢张医生的体谅了,我暂时的确不想招惹太多的话题。”

    闻言,张平步哈哈大笑说道:“酒香不怕巷子深,你本事在这,现在不招惹话题,以后迟早会招惹的。这段时间好好调整一下,不要老为别人的事情分身乏术,也给自己想想”

    说完这些,张平步就放下心真的走了,倒是洛心语在背后还深深看了张平步几眼。

    洛心语觉得这个张平步越来越觉得有趣了,临走前说的那番话貌似还别有深意。

    张平步有没有修为这一点洛心语暂时还不能下定论,因为不排除低调隐藏的可能,现在洛心语只看出这老头收买人心的能力算是一绝,比自己想象中要强多了,简简单单一句话,就让洛心语有种洛心语好像时时刻刻为自己考虑的感觉一样。

    值得注意的是,这种关怀的话,洛心语还是以一种玩笑的方式说出来的。

    处变不惊,话里有话,说的就是张平步这种人。

    张平步走了没多久,上官菁菁就来到了洛心语的身边,问道:“那现在我们真的要收拾一下出院吗?”

    洛心语点点头,看了看上官菁菁那除了惊喜外还有些憔悴的面容,说道:“你一直以来为你叔叔担忧,现在事情已经解决了,可以考虑自己的事情了,不要什么都问我好吧。”

    听到这里,上官菁菁尴尬地笑了笑,洛心语可以看到这个时候上官菁菁的笑容和之前是不一样的,之前是强颜欢笑,而现在虽然带着一点尴尬,却是发自内心的开心。

    “别这么不好意思,给自己考虑又不是见不得人的事情,总不能老为其洛心语人而活,刚才那老头就是这么跟我说的,你要是没什么想法,我给你出个主意,咱们一起搞个宴会庆祝一下怎么样?”洛心语不自觉地摸了摸上官菁菁的头发,说道。

    “宴会的事情不急,我叔叔大病初愈,得先调养一阵,平稳度过这就是最大的庆祝方式了。说实在的,没想到你还有如此医术......我真的......”上官菁菁神情一变,接着眼神里面的光彩好像星光一样,都快要把洛心语整个人就囊括进去了。

    这种眼神看得洛心语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早知道把你叔叔从病床上弄下来能够让你这么高兴,我之前就不顾及那么多了。”洛心语摩挲着下巴道。

    上官菁菁摆了摆手,说道:“这会儿也不晚,总之真的要谢谢你,要不是你,我叔叔还不知道要躺在病床上多久。”

    闻言,洛心语忍不住笑了起来:“不用那么客气,谢谢来谢谢去反而让人起鸡皮疙瘩,我说,现在你叔叔既然已经恢复了,你也别老闷着一张脸,跟我一样,笑笑吧。”

    。

    上官菁菁闻言,先是一愣,接着点了点头,确实,最担心的事情都平安解决了,连久病在床的叔叔都已经恢复了健康,自己确实应该好好笑一笑了,老做出苦瓜一样的脸色给谁看啊?

    “小语,来来来,跟我说,你喜欢吃什么?别看我这副衰样,住院之前我是当过厨子的,不是我自吹自擂,我真的是一个做菜非常好吃的人。”上官菁菁的叔叔恢复健康好就开始下床走动,这个时候看到洛心语和上官菁菁都在走廊外,也是走了过来,把收拾好的东西放到地上,跟洛心语说道。

    这话的确不是开玩笑的,以他的手段,不说当什么掌勺大厨,一些家常菜还是很拿手的。

    在上官菁菁的叔叔还没有生这场大病的时候,倒是没觉得某些能力非常难得,一番折腾之后才发现自己的某些能力还真的比较突出。

    就拿做菜来说,以那副久病在床的身体根本就不能完成一系列的操作,光是颠勺以他的身体都可能吃不消,但这并不影响上官菁菁的叔叔躺在病床上时脑海中想象正常做菜的场景。

    现在因为洛心语的帮助,上官菁菁的叔叔身体康复了,感觉自己浑身上下都是力气,做菜的心思比之前强烈百倍,而且还是有目的性的,洛心语如此帮洛心语们这一家,要是不好好做一顿饭慰劳一下洛心语,他的良心真的会过不去!

    对于这点,洛心语也非常理解,想了想,拒绝着实不太好,所以说道:“那行吧,就麻烦叔叔做一顿好吃的,家常菜就行了,说真的,这么长时间没家常菜,还真的挺想念的。”

    “哈哈哈,没问题!”

    ......

    几个人就这样一起出院,在过马路的时候,上官菁菁的叔叔就因为记着做菜的事情先行离开,上官菁菁劝不住,也就任他一个人张罗这顿饭了。

    上官菁菁的叔叔去菜市场忙活的时候,洛心语把上官菁菁拉到一边说道:“知道你希望洛心语休养,不过每个人有不同的活法,洛心语躺了这么久,缺乏运动,适量的运动才是现在最好的休养,就让洛心语好好忙活忙活吧,再让洛心语憋着,可能就真的憋出病了。”

    既然洛心语这样亲自治好自家叔叔的人都开口了,再看看叔叔脸上洋溢着的笑容,上官菁菁也就没有其洛心语话了。

    两个人漫步到别处,洛心语忽而又向上官菁菁问道:“现在你叔叔已经恢复正常了,你打算接下来要干点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