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八章 阴谋的设计

“那么张家有没有专门克制控制类功法的人?”

    谢谦转头问道才刚刚从地上爬上床铺的谛听。

    “应该是没有的,我所了解的张家功法大多数的目的都集中在隐匿身形帮助暗杀这一类上。”

    “也就是说没有解控类,那我就放心了,这只小木偶可以的。然后好像不需要黄家我也能够解决掉剩下的两百个死士了。”

    谢谦有些兴奋的说道,马上又能放手一搏了。

    “那这样就很简单了,就让木偶控制张进,然后召集人手,我们一锅给他端了。”

    杰西卡终于悄悄咪咪的碰到了话剧木偶。

    “终于抓到你了,这是个什么原理?”

    “略略略!(快放开)”

    “他让放手。”

    谢谦无奈的看了一眼杰西卡。

    “略略略!(不然我要动手了)”

    “他说你在不放手他要打你了。”

    杰西卡一听就更加的兴奋了,做出一副准备战斗的模样。

    木偶本来也很好战被杰西卡这么一个挑衅。

    两个人就打起来了。

    “诶诶诶,自己人轻点。”

    杰西卡不亏称之为毒蜘蛛,简直就是一个四处都能上的魔女。

    话剧木偶的浮空也就没有了太大的意义,不过就在杰西卡要第一次攻击到话剧木偶的时候。

    话剧木偶再一次抬起了手指,一发禁锢。

    杰西卡就停止了动作,只能转动眼珠子来表示自己的控诉。

    “好了好了,别闹了。现在正事要紧,杰西卡你也打不过话剧木偶。”

    谢谦上前拉住话剧木偶在杰西卡面前比着的鬼脸。

    “差不多好了,先解决张家。”

    “略略略!”

    “这个木偶耍赖,有本事别用这种技能我们公平对决。”

    杰西卡还是十分的不服气,话剧木偶挣脱了谢谦又开始围着杰西卡绕圈圈。

    这一次的速度完全不是一个档次,杰西卡才认识到木偶没有使用全部的实力这样事情。

    “等事情结束,把这个木偶借给我,陪我训练训练呗。”

    杰西卡看着谢谦说道。

    谢谦想了想也觉得有道理,战狼保安公司都是自己人,这样的木偶也不会乱说。

    从木偶设计逃出系统的掌握就知道,木偶们应该都不喜欢待在系统里面。

    既然如此把他们放出来陪着手下的人训练训练,也是非常不错的一个想法。

    但是谢谦还是希望看木偶们自己的意识,谢谦不想成为他们的下一个系统。

    “我到时候问问他们的建议,他们愿意就让他们去找你们。”

    “他们?们?”

    “是啊,总共有九只,到时候你就都能看到了。”

    杰西卡一听这样强大的木偶还有九只之多,突然有了一些不可思议的想法。

    “现在的问题就在于怎么让话剧木偶去到张家内部接触张进了。”

    “当做礼物送过去,张进有一个小女儿叫做张可,很喜欢这种玩偶类型的玩具。”

    谛听又一次上线了。

    “那好,话剧木偶跟着过去,然后……”

    “那么我们需要一个传话的呀,要不然不知道计划进行到哪一步了。”

    “略略略!(视野)”

    “视野木偶?”

    “略略略!(他可以)”

    谢谦明白之后就把视野木偶召唤了出来。

    视野木偶的出场也不是凭空出现,只怕会吓唬到杰西卡和谛听。

    视野木偶是从门外飘进来的,出场合理。

    谛听完全没有想过是不是自己没有关就把的门。

    “略略略!(视野可以无视距离直接共享信息和视野)”

    “真厉害,我明白了。”

    “那我们就快些实行吧,在张家和李家真的合作之前就先摧毁它。”

    谛听虽然听不懂木偶说话,但是看到谢谦和木偶之间的气氛就已经知道事情差不多到位了。

    现在也是第二天了,车展就在明白。

    成败今晚就是一举。

    话剧木偶被谛听打包悄悄送了出去,谢谦相信就话剧木偶和谛听的能力这个计划不会有任何的问题。

    视野木偶就一直跟着谢谦,让谢谦能够第一时间知道消息。

    大早上的谢谦也没有急着去搞曲阳县的幸福度,而是先去了许家。

    “岳父早。”

    谢谦到的时候还特别的早,但是许翰宣就已经抬着报纸端着一杯小茶了。

    这个点许娇娇和许娇娇妈还没有起来,整个许宅也有了平时不一样的清冷。

    “今天这么早,是为了明天的车展吗?”

    “也有一部分原因,我想和岳父说,张家背后的势力今晚我就能解决,希望岳父联系黄家今天之内给张家最大的打击。”

    许翰宣听到谢谦说的内容眉头就是一皱。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

    “我知道。”

    许翰宣突然举得给了谢谦好的态度之后,谢谦就逐渐有些收敛之前的低调了。

    不过现在能够来和许家商量也是一种好的改变吧。

    “你的计划?”

    谢谦就仔仔细细的说了一遍,并不是说谢谦没有自信去完成这些,不过是因为谢谦想要去搞一搞曲阳县的事情。

    这样的琐碎之事,自然是有一些浪费时间了。

    “行吧。吃了早饭再走?”

    “好的岳父。”

    谢谦陪着一家子吃了早饭,又和许娇娇温存了一下就离开了并州市前往了曲阳县。

    “突然有点期待今天晚上并州市就可以是我手下的了。只希望李家幕后的人再多隐忍一个晚上,何乐而不为?你好我好大家好。”

    谢谦确定了一遍操作的可实行性,之后就愉快地踏上了曲阳县的土地。

    “家主,许家和黄家突然之间转变了进攻的主要目的转向我们了。”

    “终于还是到我们了,这个谢谦不免太贪心了。难道还想要一整个并州市不成?”

    张进嘲讽似的说道。

    “不用吝啬,我们大力维护自己的产业,尽量圈住所有的股票权。”

    “是!”

    张进在看文件之时扫到了门口的小女儿。

    “可可来。”

    张进现在心情非常好,这要是和李家一起胜利了,这一次的利益简直可以抵挡张家所有的资产。

    “爸爸你看,叔叔送我的木偶!”

    可可看到自己爸爸喊,高兴的带着话剧木偶跑了过去。

    “这是哪里来的?”

    张进有些奇怪的看着有些渗人的木偶,不由得起了一身的冷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