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长得太丑

夜,又堕入宁静。

    月下的青峰古城,还是那般热闹,来往的带刀兵卫,煞气浓厚,一副不找出孤狼就不罢休的架势。

    主要是,城主下了死命令。

    没办法,一级压一级,青峰城主也是被bi的。

    城主府别苑。

    房中的赵云,已不知打了几个哈欠,一左一右俩黑眼圈儿,绝对板板正正,一不留神就能睡着了。

    看印记,只剩最后一道。

    加把劲儿,天亮之前就能给其炼化了。

    “是谁。”

    柳如月未睡,透过窗户缝隙,看了良久,从这能望见对面房中的模糊人影,越看越觉得熟悉了。

    她是了解青瑶的。

    城主府家教甚严,从来都是规规矩矩的,这大半夜的跑人房中,且是爬窗户出来的,着实的怪异。

    正因如此,她才更好奇那人的身份。

    清晨,赵云抱那古琴,早早出了房间,嘴边多了胡茬,蔫不拉几,如踩了海绵,一走三摇晃的。

    印记被炼化了。

    若青瑶不食言,他今日便可离开。

    “多谢。”

    青瑶笑的嫣然,没了印记的古琴,才能真正成她之物,只需每日滴血滋养,早晚会刻出她的印记。

    届时,琴曲的威力,会更霸道。

    这一切,都归功于赵云,果是她的贵人。

    “回见。”

    赵云摆了手,一路扶着墙走了。

    “你这就走?”

    “回家过年。”

    “相逢即是有缘,至少容我款待一番。”青瑶笑道,莲步如生风,绕过了凉亭,挡了赵云去路。

    “我真有事儿。”

    “你若这般说,我可喊人了。”

    “别闹。”

    “小姐,酒宴已备好,城主唤你过去。”

    正说间,苑外突闻呼唤。

    “这便来。”青瑶说着,便迈开了脚步,走出两步,又折返回去,也不管赵云愿不愿意,拉起便走,“只一顿饭,不耽搁你太久,且莫推辞。”

    城主府花园。

    映着晨曦之光,三道人影并排而行。

    其一乃青瑶。

    其二乃赵云。

    其三,自是柳如月了,去的正是酒宴方向,乃青峰城主摆的酒宴,很显然,是为款待三城的来客。

    “可别乱跑,你跑不出去的。”

    青瑶居中间,侧眸一笑,自是对赵云说。

    看出来了。

    赵云未答话,一副神情阐述了一切,还是那般蔫不拉几,一走三摇晃,炼化印记,精神消耗太大。

    青瑶说的不假。

    进了城主府,可没那么容易出去,坑太多了,不说机关,就说暗处的诡异阵法,就足够让他头疼。

    “这位公子,你我是否在哪见过。”

    柳如月蓦的一语。

    “未见过。”

    赵云淡淡道,刻意变了音色,沙哑不堪,青瑶听了都一阵侧眸,眼神儿奇怪,咋还变声音了呢?

    “是我记错了。”

    柳如月的话,也够淡漠清冷。

    “她的血脉。”

    赵云眸光深邃一分,这回距离较近,能自柳如月身上,嗅到了一股奇异的气息,好似脱胎换骨那般,而且,潜藏可怕的力量,该是源自她的血脉。

    不用问,她也是特殊血脉。

    这一点,让他很意外,曾经险些成为两口子,竟都不知这秘密,如此来看,多半是最近才觉醒的。

    说话间,已到酒宴,就设在花园。

    青峰城主自是在,身着紫金蟒袍,一双剑眉贼唬人,眸光犀利,气血磅礴,举手投足间,尽显上位者的威严,除此之外,便是煞气,该是上过战场,也有残酷的战场,才能磨练出那入骨的煞气。

    除他,便是***和宇文昊。

    他两人身侧,都坐着俩老者,看样子,是随从也是护卫,毕竟是少城主,到哪都的撑足门面才行。

    他们有护卫,柳如月自也有。

    也是俩老者,赵云见之,竟还认得,乃忘古城的人,更准确说,是忘古城主府的人,既是柳如月代表忘古城,安全自需保证,是城主亲自派的护卫,只因她是天宗弟子,纵城主,也不得不上心。

    “那位是。”

    赤阳城老者捋胡须,见了赵云,上下扫量,自未见过,难不成,除了三城,还有其他古城来人?

    他之疑惑,也是众人疑惑。

    “他是何人。”青峰城主看了身侧的管事。

    “不知。”管事也纳闷。

    “jian人。”***表面在笑,心底却咬牙切齿,还未联姻,便已把青瑶当媳妇了,见了昨夜的桥段儿,如何能忍,大半夜的爬窗户,定是tou情的。

    “就是他。”

    宇文昊戏虐一笑,看的也是赵云,早知青瑶别苑中,还住着另一人,今日的酒宴,才是第一回见。

    他的脸色,也足够阴森。

    是女的倒还好,偏偏是个男的,偏偏还走在青瑶的身侧,这就得说道说道了,谁特么给你的脸面。

    “见过父亲。”

    “见过城主。”

    “见过前辈。”

    青瑶和柳如月懂礼数,赵云自也一样,青峰城主给他的压抑,颇是沉重,至少是玄阳境最巅峰。

    “无需多礼。”青峰城主温和一笑。

    “来,坐这。”青瑶笑道,拉着赵云坐下了。

    “瑶儿,这位是。”

    “一个故友。”青瑶轻语一笑,倒想说赵云的名字,奈何不知,还有其真容,至今也不曾知晓。

    她不知,在场的也不知。

    怪只怪,赵云带了人皮面具,不是一般的面具。

    “藏头露尾,不敢以真容示人?”

    ***幽笑,一话说的阴阳怪调,针对的自是赵云。

    “长得太丑,怕吓到少城主。”

    赵云微微一笑,打死也不会摘下面具的。

    “丑人做丑事,自古如此。”

    ***握着酒杯,悠闲的欣赏着酒杯上雕刻的花纹,而这一句话,依旧阴阳怪气,且饱含深意。

    “***,注意你的言辞。”

    青瑶淡道,神色颇显不悦,都不知***为嘛这般针对赵云,就因他戴了一张面具?未免太牵强。

    “做过什么,你二人心里明白。”

    ***一声冷笑,心中某种怒火,还强行压着。

    闻言,连青峰城主都皱了眉。

    只要不是傻子,都能听出***话中有话啊!

    莫说他们,连赵云也一样。

    打从坐下,那货就一直盯着他,我也不欠你钱哪!

    就因我戴面具,不能吧!

    “把话说清楚,不然,今日就不用走了。”青瑶已起了身,脸颊寒若冰霜,看体表,还有真元流动,稀里糊涂的针对她好友,本就很不爽了,如今,还阴阳怪调的指桑骂槐,老娘招你惹你了。

    “把话说清楚。”

    宇文昊也一声冷哼,一嗓子喝的铿锵有力,也说的大义***,难得好好表现的机会,哪能不抓住。

    怎么说嘞!你特么骂那人我不管,若连青瑶也捎上,老子指定不干,那可是要做宇文家儿媳的人。

    “莫藏着掖着。”

    青峰城主也发了话,脸色不怎么和悦,连宇文昊都能听出,他会听不出,这显然是在打他的脸哪!

    瞧其他人,多半已揣手。

    这酒宴真有意思,还未开喝,就来了前戏,皆不知***整的是哪出,如此,才更加想知道原因。

    搞不好,有惊喜。

    主角叫赵云柳如心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