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暴元丹

城主府花园,铿锵声不绝。

    青瑶与宇文昊斗的如火如荼,赵云跟韩明也战的热火朝天。

    二对二阵容,足够精彩。

    看战局,宇文昊绝对落下风,被一首青莲曲逼的直欲发狂,本翩翩君子一个,如今,却是衣衫破烂,乍一看,还以为是谁家跑出的乞丐,天晓得身上印了多少血壑,站在那,俨然就是个活靶子。

    瞧韩明,就比他好太多了。

    虽捉不住赵云,但知道逼格还在,满园追杀。

    嗖!嗖!

    赵云的身法,就足够诡幻了,脚踏风神步,身形如风,且残影连连,莫说韩明,连在场的玄阳境武修都眸光熠熠,如此玄奥之身法,还是头回见。

    至此,都未堪破赵云身份。

    也对,是赵云藏的太隐秘,所谓的招数,能少露绝不多露,特别是他赵家的秘术,自始至终都用过半招,这若一旦被认出,赵家就别想着安生了。

    “隐藏了实力。”

    忘古老头儿心中喃语,赵云大多时候,都是在逃遁躲避,从开打至此刻,除了步法和身法,未见用第三种秘法,傻子都看得出,他并未动全力。

    他看得出,燕天峰会看不出?

    正因看得出,他才心惊,若动全力,多半能与韩明正面硬干,一旦成长起来,绝对是一方巨擎。

    他是越看越满意。

    这个被拉来顶包的女婿,比他想象中更惊艳,配得上他的女儿,修为不是问题,入了城主府,修炼资源也不是问题,他看重的还是天赋,相比这位,宇文昊和韩明就差太远了,不止天赋,还有秉性,昨日还笑呵呵,一句一个前辈,今日就翻脸了,特别是韩明,那个嘴啊!真不是一般的欠。

    哐当!

    众人看时,赵云与韩明战入了假山中。

    轰!砰!轰!

    其后画面,就格外养眼了,瞧不见两人身影,净见一座座假山崩塌了,尘烟滚滚,也碎石崩飞。

    “这。”

    城主府的人一阵干咳,那俩倒会选地方,这片空地这般宽敞,偏要去那打,这整的,如拆房子似的,早知如此,就该规定一个战台,免得满园跑。

    “不亏是少城主。”

    赵云喃喃,依旧不硬战,战也战不过,能做少城主,绝非一般武修,多了他七个小境界,战力是在他之上的,如韩明这种,需动爆符才弄的死。

    “你,究竟还藏了多少秘密。”

    柳如月轻语,忠实的看客,自始至终都在观察赵云,熟悉感自是有,欲从招数中寻端倪,大战至此,她都未出半点破绽,只知赵云,隐藏了实力。

    或者说,是赵云故意隐瞒。

    她笃定,若动全力,至少是有一战之力的。

    正说间,又一座假山崩塌。

    碎石纷飞中,能见赵云连滚带爬的跑出来,浑身尘土,脸庞乌七八黑,后背还有一道清晰的五指印,看样子,该是挨了一掌,嘴角有鲜血淌溢。

    砰!

    其后便是韩明那厮,一步跨出,身体似沉重了不少,落地时踩的青石板炸裂,看他形态,比赵云好不到哪去,胸前多了一道剑痕,已成披头散发。

    他之气势,比先前强了不少。

    除此,便是真元,变的暴虐不堪,荡的长发扬天飞舞,猩红的眸最吓人,从哪看,都像个大魔头。

    “暴元丹。”

    忘古老头儿老眸微眯,韩明的气势之所以这般狂躁,定是吞了丹药,而且,是一种极其霸烈的丹药,是谓暴元丹,顾名思义,会在短时间内使真元成狂暴,不止肉身强度,连速度也会极尽提升。

    燕天峰见之,露了轻蔑色。

    修为差距这般大,竟吃暴元丹,这一战纵赵云输了,也不丢人的,逼韩明吃丹药,他足以自傲了。

    “打真灵一重,竟还吃药。”

    “苍狼城的少城主,会的花样儿还真不少。”

    “这般来算,他已败了。”

    城主府的人,冷哼声颇多,说话时,还不忘瞥了一眼苍狼城两老者,你家的人,显然不怎么要脸。

    “该死。”

    苍狼两老者脸色铁青,韩明这波操作,连他们都未料到,暴元丹那玩意儿,妄吃会损武道根基的。

    “真高看你了。”

    青瑶一声冷哼,显然也未料到这一出。

    “杀。”

    韩明无视青瑶,只拎着银锏追杀赵云。

    啥个比试。

    啥个脸面,都已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弄死赵云。

    不得不说,用过暴元丹,他之速度已不在赵云之下了,至于力量,是绝对碾压赵云的,先前捉不到人,如今,攻伐那叫一个霸道,招招要人性命。

    “还带开挂的。”

    赵云大骂,遁的头也不回,溜烟儿遁出了花园。

    “哪走。”

    韩明怒吼,席卷狂暴之气,紧追不放。

    轰!砰!轰!

    而后,便是这等声响,凡两人所到之处,必有大动静,入了凉亭,凉亭便炸毁;进了假山,假山便崩塌,还有花花草草这些,也是被弄的一团糟。

    “我说,他俩是不是跑了。”

    忘古老头儿捋了捋胡须,探头看了看。

    “你这是句屁话。”

    另一老头儿说着,随即起身跟了过去,相比青瑶和宇文昊的大战,他更想看韩明跟赵云干架。

    “少城主。”

    苍狼城两老者,速度更快。

    嗖!嗖!

    城主府的高手也都跟过去了,一为看大战,二为防苍老城两老者,那俩老东西,也皆是不要脸的主,搞不好会对赵云出手,是不是城主府的姑爷暂且不论,绝不能让他出差错,这也是城主交代的,必要时,可出手制止,这个制止,是在赵云有生命危险时,至于韩明,不用留面,朝死了弄。

    “韩明。”

    宇文昊一声怒骂,接连喷了两口老血。

    很明显,撑不住了。

    这他娘的,说好的二打一呢?一个真灵一重,有那般难缠?老子都快被灭了,你特么还没打完?

    峥!

    琴音未停,更具杀伐,一片一片光晕扫来。

    铮!

    与此同时,青瑶起身,收了古琴,一手提剑杀了过来,麻溜搞定宇文昊,完事儿再去收拾韩明。

    噗!噗!噗!

    血光四射,宇文昊怎一个惨字了得。

    嗖!

    他也开遁了,打不过还硬干,那是脑子进水了。

    事实上,他战力不弱。

    但智商嘛!就不敢恭维了,依旧未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这不是他赤阳城,这是燕天峰的青峰城。

    轰!砰!轰!

    城主府又添混乱,赵云与韩明是人才,青瑶跟宇文昊也足够的闹腾,两人走过之处,亦狼藉一片。

    这都没啥,主要是暗中的机关。

    城主府非一般地界,禁制与机关,真不是一般的多,青瑶自知,但宇文昊就不怎么清楚了,逃遁中,不止一次触到暗中禁制,撞了一个又一个。

    他尴尬,赵云和韩明也尴尬。

    战到一处别苑时,两人皆已身染鲜血,天晓得碰了多少机关,没有最狼狈,只有更狼狈,身上的伤,大多都不是来自对方,而是来自各处的禁制。

    真如赵云所说,城主府处处是坑。

    而他俩,就是一路踩着坑过来的,如这局面,想在别人毫无察觉的前提下遁出城主府,绝对不可能,非但没可能,还有可能被坑杀,机关要人命。

    还好,他俩命大。

    准确说,暗中有人闭合了多处机关。

    嗖!

    赵云腿脚麻溜,拖着一身的伤,遁出了城主府。

    随后便是韩明,杀意滔天。

    大战的轰隆,从城主府,延续到了城中的大街。

    “谁在大战。”

    “如此大动静,孤狼被捉住了?”

    “苍狼城少城主?”

    街人多被惊动,齐齐仰了眸,那俩人才正飞檐走壁,一追一逃,走走停停,干的热火朝天,不少人自认得韩明,但戴面具的赵云,就不怎么认得了,只知他是真灵境一重,正被暴虐的韩明,满城的追杀,不知有多少阁楼房檐,被踩出大窟窿。

    轰!砰!轰!

    正看时,另一方也响起轰隆,青瑶跟宇文昊也出了城主府,一前一后上了房檐,与那两位不同的是,这边被追杀的是宇文昊,一路都在大骂韩明。

    “青瑶、赤阳城少城主?”

    “这特么啥个局面,俩少城主在干起来了。”

    “发生了什么。”

    看客们一脸懵逼,连搜查孤狼的兵卫,也都齐齐定了身,扬着脑瓜子看,好端端的,咋会干起来。

    “养眼。”

    忘古老头儿也出来了,揣手杵在房顶上,眸光熠熠,瞅瞅东边,瞧瞧西边,看大戏,他是专业的。

    “老头儿,啥情况。”

    “那个戴人皮面具的是谁。”

    下面有人问道。

    “城主家的姑爷。”忘古老头儿回的随意,都至于期间故事,他未言明,敢在这瞎咧咧,他就不用回家了,燕天峰会把他请回城主府,继续喝茶

    女婿?

    惊异声顿的四起,眸光顿的雪亮了,城主家的女婿女儿,对战另外两城的少城主,真是奇闻哪!

    “要准备份子钱了。”

    颇多武修意味深长道,这个喜酒得喝。

    “看那边嘞!”

    不少人上了房檐,都成忠实的看戏者。

    还真是巧。

    先前追孤狼的,是两拨人,如今大战也是两队阵容,都挺精彩的,也都想看,奈何,分身乏术。

    主角叫赵云柳如心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