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妙,着实妙

月下。

    赵云一瘸一拐,一手捂着老腰,一手抹着鼻血。

    “好强悍的肉身。”

    “好霸道的蛮力。”

    这一路,他都在咧嘴啧舌,真小看了白日梦的底蕴,不动真元都这般强,若动真元,他毫无胜算。

    除非,用爆符去炸。

    怎么说嘞!一沓下去,妥妥的。

    “少爷。”

    杨大武二出来了,一左一右的搀扶。

    “轻点儿。”

    再回兵铺,再瞧见白日梦,他只觉浑身都疼,这小丫头片子,下手真特么狠哪!差点给他打残了。

    “给我钱。”白日梦伸了小手。

    “愿赌服输。”赵云掏了一块元宝,暗中却在窥看,小财迷必是特殊血脉,不过自外去看,并未丝毫出奇,可她的一瞬爆发力,霸绝到难以想象。

    同是特殊血脉。

    这小丫头,可比小黑胖子牛叉多了。

    就是不知,与幽兰比孰强孰弱。

    想起幽兰,他就觉浑身不自然,那娘们儿暴走之后,是会飞的,其真元不止磅礴,还很狂暴,与白日梦是有一拼的,自然,是血脉与血脉的对决。

    “还打不。”

    小丫头抱着元宝嘿嘿一笑。

    “洗洗睡吧!”

    赵云咳了一口老血,扶着墙走了,还打?打你妹啊!再打就给我打死了,哪来的妖孽,开挂了吧!

    临走前,他还瞟了一眼麻衣老者。

    那老货,正搁那揣着手笑呢?直看的他手痒痒。

    舒坦。

    麻衣老者未言语,但那神态,很好的昭示了这二字,还是那句话,只要赵云吃瘪,就莫名的酸爽。

    事实证明,白日梦很长脸。

    赵云收眸,狠狠吸了一口气,脸上那个大大的服字,还是很板正的,打白日梦这号的,可不能硬干,那小财迷八重境,多半是能与玄阳境硬钢的。

    “你们打不。”

    下方,白日梦大眼扑闪,看了看满园的人。

    “今夜,天色不错。”

    满院子的人,权当没听见,彪悍如鲁莽,都怂的毫无征兆,更莫说其他人了,无人能扛住白日梦拳头,那显然不是一般的武修,与她打,就得做好半身不遂的准备,看赵云,就是血淋淋的例子。

    嘿嘿嘿!

    白日梦跑开了,抱着那块元宝,乐得颠颠的。

    还真是,小财迷一个。

    这一点,兵铺的人深有感触,那小丫头,除吃饭睡觉,大部分时间,就是数钱,一数就是好多遍。

    这个夜,赵云有够难受。

    天晓得震断了多少筋脉,断裂了太多骨骼。

    还好,他有洗髓易筋经。

    炼体一夜,待清晨醒来,又是活蹦乱跳。

    鲁莽他们见之,神色惊异。

    早知赵云能修炼了,且实力不俗,昨日伤的那般惨,竟复原的这般快,如此恢复力,未免太神速。

    “小武。”

    “少爷。”

    “帮我买一张地图,越大越好。”赵云说道,至今,他都不知孤狼的藏宝图上,标注的究竟是哪座上,无路线,只地形图,需找地图挨个的比对。

    “得嘞!”

    武二颇勤快,拿了银子,一路小跑。

    他走后,赵云体剑起舞。

    他身法飘逸,剑招精绝,更有剑气四射,一片片的落叶,被其斩成两半,每一片都斩的颇工整。

    吱呀!

    麻衣老者不知何时出了房门,倚着栏杆俯瞰。

    赵云所用,乃天雷剑诀。

    此诀,是他先前传给赵云的,或者说是输给赵云的,那么一厚沓的爆符,谁看了都会犯怂的吧!

    也怪他,太大意了。

    才几日,赵云竟能将剑诀悟的这般透彻,纵他见了,都不免唏嘘,老前辈的徒儿,果是天赋异禀。

    诶?

    白日梦也出了房门,许是没睡醒,是揉着眼出来的,见赵云活蹦乱跳,不免诧异,这么快就好了?

    的确不凡。

    小丫头心中喃语,至少恢复力是杠杠的。

    还有身法,很是玄奥。

    “打败他,给你一块元宝。”麻衣老者笑道。

    元宝?

    听闻这俩字,小丫头瞬间睡意全无,跃身而出。

    麻衣老者伸手,又给其拎了回来。

    完事儿,便见一道符,贴在了她后背,此符咒诡异,竟能封修为,八重境的白日梦,顿成一重境。

    如此,与赵云打才公平嘛!

    八重境去打一重境,赵云会输的很惨的。

    说到底,他想看同级别对战。

    也想瞧瞧,同阶比拼,是赵云强,还是小财迷强。

    铮!

    白日梦浑不在意,提剑剑跃下了二楼,二话不多说,当场开攻,一瞧便知,赵云所用乃天雷剑诀。

    “来。”

    赵云一声大笑,有人陪练,他自是求之不得。

    磅!磅!磅!

    剑与剑的碰撞声,还是悦耳的,擦出了一朵朵火花,用的皆是剑,且修为同境界,成剑招的切磋。

    嗖!嗖!

    赵云身法诡幻,如风缥缈,剑诀用的炉火纯青。

    看小财迷,也不是盖的。

    她之剑诀,貌似更玄奥,配合轻盈身法,如虎添翼,道道剑影如她残影,时而分散,时而重叠。

    “好俊的剑法。”

    赵云不免惊叹了,小财迷不止肉身强悍,蛮力霸道,剑术亦超绝,大族出来的子弟,果是非同凡响,他引以为傲的剑诀,竟在比拼中处处受克制。

    “以天雷剑诀,赢不了她。”

    麻衣老者悠悠道,自是对赵云说。

    此话,自有深意,意思便是说,可以换换其他套路,譬如,你师尊教你的秘术,也让老夫开开眼。

    他的心思,赵云自知。

    无非是想从他的招数中,寻到出处,以此,来推断他师傅的身份,这才是麻衣老者真正的目的。

    至于谁输谁赢,那老头儿不在意的。

    赵云无视,除天雷剑诀,他的确还通晓其他的剑法,也便是他赵家祖传的,不过,远不如天雷剑诀,天雷剑诀都赢不了,更莫说他赵家的剑法了。

    他倒是想用师傅教的。

    问题是,月神在沉睡之前,就没教过他剑法。

    然,他未必会输。

    剑招是死的,人是活的,天雷剑诀被克制的死死的,但变化后的,就不好说了,无非见招拆招呗!

    铮!

    剑鸣声刺耳,他之剑法奇妙不少,看那一招一式,都好似多了变化,一点一滴的偏离了天雷剑诀。

    “出类拔萃啊!”

    麻衣老者喃语,身为观战者,身为地藏境,眼界何其高,又怎会看不出,赵云变通之快,让他都汗颜惊异,一抹抹剑光,都好似闪烁了剑之道意。

    说他出类拔萃,倒不如说他天赋妖孽。

    见招拆招,变化万千,无招之剑法,自带奥妙意蕴,再配合他玄奇之身法,看的他都眼花缭乱了。

    “好诡异的小子。”

    小财迷一声嘀咕,明明是她在克制天雷剑诀,如今,剑招却是被赵云,拆的七零八落,再无优势。

    打着打着,赵云又来更骚的操作。

    对决中,他竟闭了眼,一边悟剑一边比斗,或防御或进攻,一切都有条不紊,而且招式更显绝伦。

    “这。”

    麻衣老者站直了,不由揣了手,他眼中的赵家少爷,天赋何止妖孽,简直是逆天了,与小财迷对决,竟还分心二用,赵云每一剑,都挡的恰到好处;每一剑,都拆的无形无痕,攻伐走的皆偏锋剑,可怕如白日梦,都多了慌乱,频频措手不及。

    “妙,着实妙。”

    赵云微微一笑,悟剑悟的心境升华,好似他就是剑,剑就是他,如此所得的剑意,真真奥妙无穷。

    传说中的人剑合一?

    赵云喃语,俨然忘却了对决,再不拘泥剑招。

    “什么怪胎。”

    小财迷眼神儿奇怪,最初的克制,成她一路溃败了,这个真灵一重的小子,咋还越打越强了呢?

    “遇强则强。”麻衣老者唏嘘。

    天赋啊!还真是个好东西。

    而赵云的斗战心境,也远超他预料,只一重真灵境,便有如此应变能力,已具备了做强者的慧根。

    铮!铮!

    随赵云开眸,他之攻势凌厉不少,剑中带雷电撕裂,剑鸣与雷鸣交织,剑法与剑意共舞,明明普通的一剑,实则变幻莫测,小财迷都露了骇然色。

    溃败,她一路溃败。

    非她剑法不够精妙,是对面那位太妖孽,反倒是她,墨守成规,招招皆被破,一剑剑皆落了下乘。

    磅!

    一击碰撞,白日梦掠身后退。

    铮!

    赵云就强势了,身如惊鸿,快至无影,雷助了风势,风助了雷威,剑尖刺破空气,威力摧枯拉朽。

    小财迷皱了眉。

    这一剑,她貌似挡不下,剑威太强了,强到她心神一瞬恍惚,似已望不见赵云,就见一道刺目剑光,还有一种无形的剑意,使她身体莫名的刺痛。

    麻衣老者也皱了眉。

    赵云此剑,显然是绝杀,威力非同凡响,小财迷已心神失守,这等境况,若不作出反应,若赵云收不住,真有可能一剑秒了白日梦,并非开玩笑。

    铮!

    剑鸣声刺耳,至剑尖距白日梦的眉心,只剩一寸时,赵云的剑停了,剑光敛尽,剑意也瞬间全无。

    是他收了剑。

    白日梦小脸苍白不少,也得亏赵云收住了。

    “老夫还是低估你了。”

    麻衣老者暗自啧舌,如此强的剑威,如此强的剑意,那小子竟竟能收的住,而且,拿捏的这般精确,若非对剑的参悟极其高,是决然做不到的。

    主角叫赵云柳如心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