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俩逗逼

小园,静寂一片。

    对战的两人,都还伫立在那,小财迷吓坏了。

    至此,那剑尖还在她眉心一寸外。

    也得亏赵云收的及时,不然,她定会被一剑绝杀。

    噗!

    赵云收剑,一口鲜血狂喷而出,强行收了剑,所谓剑威与剑意,都反噬入了他体内,遭了个内伤。

    说是拿捏精确,实则,还不够炉火纯青,若登峰造极,便可瞬间收与放,而且,还不会遭剑反噬。

    “我输了。”

    白日梦鼓了鼓小嘴,同阶败北,还是头一回。

    “紫苓,你将她带来,是个极好的决定。”

    麻衣老者心中笑道,小财迷是太强了,同阶从无败绩,一路顺畅,便需打击,才能让她沉淀心境。

    而赵云,便是一块很好的磨刀石。

    准确说,两人互为磨刀石,以此来打磨对方,若非小财迷,赵云也不可能在剑道上有涅槃蜕变。

    说话间,赵云又喷血。

    悟出的风雷一剑,小瞧了它的威力,日后此招还是少用为妙,一旦祭出此一剑,便不能妄自收回。

    “人才啊!”

    麻衣老者唏嘘着,已自二楼落下,一手放在了赵云肩膀,有温和的真元涌入,帮赵云抚灭了反噬。

    破!

    赵云一声轻叱,身躯一颤,震散了残存体内的剑气,那是剑威也是剑意,虽是无形,却足够凌厉。

    良久,赵云面色才渐显红润。

    看小财迷,瞧他的眼神儿,已不再如先前那般随意,山外有山,人外有人,今日得见,果是不假。

    “人剑合一。”

    赵云嘛!就显得有些魔怔了,揣着手搁那拉回踱步,还在默默参悟,比起剑招,他更看重剑之意。

    很快,武二来了,还怀抱着一张地图。

    赵云这才收神,回了房间,完事儿自锁了房门。

    这回,他熔炼了钢板。

    没错,是一块钢板,镶在了墙壁中,主要防麻衣老者,回回都不走门,这般想穿墙,那就穿呗!

    做完这些,他才摊开了地图。

    此地图不算小,得有三五丈,囊括方圆万里,忘古城、青峰城、赤阳城、苍狼城,基本都在内。

    “这里?”

    “貌似不是,地形不像。”

    “这可不好找。”

    房中,颇多他的嘀咕声,一手拿着放大镜,一手拿着藏宝图,在大地图上,一处处的挨着个比对。

    这一找,便是一日。

    至夜幕降临,他才一屁股坐在地上,神色郁闷。

    “不在这片疆域?”

    他的喃语,有些莫名,愣是未寻到。

    不应该啊!

    既是藏宝地,便距离不是很远,咋找不着嘞!

    “赵云。”

    正看时,门外响起了呼唤声,嗓门儿颇响亮。

    赵云闻之,起身出了房门。

    入目,便见下方一道人影,是个胖乎乎的小姑娘。

    园中人不少,基本都在看她。

    只揣手的麻衣老者,一双眼神儿有些奇怪。

    这是谁?

    赵云下楼梯,也是上下左右的看,笃定未见过这胖乎乎的小姑娘,指名道姓的叫他,我俩认识?

    “你个负心汉,丢下人家就走了?”

    小姑娘走来,一言一语皆带着哭腔,且一脸幽怨。

    “负心汉?”

    在场的人听的一阵挑眉,听她话语意思,两人之间,貌似有风流事啊!还是赵云甩了人家小姑娘。

    赵云不语,还在上下的扫量。

    看了良久,他才对手掌哈了一口气。

    而后,一巴掌呼了上去。

    把掌声,还是很响亮的,惊呆了一众小伙伴。

    哇!

    再看小姑娘,被他一掌打回了原形,哪里是一个姑娘,分明是一个小胖子,黑不溜秋的小胖子。

    嗯,牛轰是也。

    很显然,用的是变身术,只不过,学的不怎么精粹,不然,赵云一巴掌也不会打的那般霸气侧漏。

    相比赵云,麻衣老者早就看出了。

    啥个障眼法,在地藏境眼中都不好使,正因看出了,眼神儿才很奇怪,先前见牛轰撒娇,还蓦的有一阵想吐的冲动,这小黑胖子,真特么有意思。

    “黑不溜秋。”

    “俺都没见过这般黑的人。”

    “吃啥长大的。”

    园中多唏嘘声,唏嘘牛轰的模样与肤色,显然是个稀有品种,也啧舌小胖子方才的举动,变啥不好,偏变个小姑娘,一口一个负心汉,恶不恶心。

    “你姥姥的。”

    看牛轰,挨了一巴掌,脸都被怼歪了,正搁那摇摇晃晃,站都站不稳,本以为能骗过赵云,才跑来捉弄,谁曾想被识破,一掌打的他措手不及。

    “疼不。”

    “疼。”

    “疼就好。”

    赵云与他的对话,不止简洁,还很通俗易懂。

    饭菜,很快摆上。

    说这酒宴的气氛,有些诡异,牛轰尚好,坐下便吃,丝毫不拿自个当外人,赵云也还好,只顾吃。

    其他人嘛!就没怎么有胃口了,就盯着小黑胖子看,如鲁莽和老孙头儿他们,还在纠结小胖子是啥品种,如麻衣老者,老眸之光就深邃不少了。

    “特殊血脉。”

    这,是他对牛轰的判定,长的黑可不是晒的,定是先天便有,必与其血脉有关,只不过,还未彻底觉醒,以他之阅历,愣是未看出是何种传承。

    同样眸光深邃的,还有小财迷。

    那丫头,自坐下后,就俩下手儿拖着脸颊,扑闪闪的看牛轰,同为特殊血脉,该是有某种怪异的感应,如小黑胖子,绝非一般人,来历定不小。

    “听说,你老丈人过寿,你送了个夜壶。”

    牛轰一手抓着鸡腿,一手握着酒壶,吃的没脸没皮,就这,还堵不住他的嘴,至来了忘古城,才知赵不住真名赵云,乃赵家曾经的少主,颇多脍炙人口的传言,他听的一个不拉,其中就包括柳苍空大寿,那么多大人物,就属那个夜壶最扎眼。

    “女婿嘛!应该的。”

    赵云一语深沉,说的那叫个一本正经。

    “要我说,就该送棺材。”

    “别闹,人家会骂娘的。”

    俩人你一言我一语,成饭桌上最养耳的桥段。

    “俩逗逼。”

    麻衣老者神态所代表的寓意,最是中肯,无论是赵云,还是牛轰,骨子里嘛!都不是啥个乖宝宝。

    饭后,小黑胖子就被揍了。

    揍他的,自是小财迷,说好的练练,一掌给人打哭了,到了,小黑胖子都还握着他的摄魂铃,但对白日梦,却没啥吊用,一拳打了个半身不遂。

    见之,赵云跑的贼快。

    同阶拼剑,他赢了小财迷不假,但真要拉开场子干,白日梦也能给他打哭了,一身蛮力、肉躯霸道、血脉也足够吓人,收拾他,三五个回合足矣。

    事实上,小财迷最想揍的,还是赵云。

    同阶从无败绩,哪能服气,正寻思着再干一场。

    咔嚓!

    赵云紧锁了房门,又扑在了地图上,一心找寻宝藏,说好的藏宝地图,没啥个路线,只有地形。

    如此,的确难找。

    这两日,不断武二不断送来地图,疆域一个比一个广泛,从最初的方圆一万里,已至如今的八万里,八万里的地图,铺满了整个房间,挨个的比对,看的他眼冒金星儿,可惜,至此都未找到。

    “不应该啊!”

    赵云又一次挠头,一屁股坐那了,有地图都找不着,更莫说没地图了,这与大海捞针,没啥区别。

    duang!

    正看时,突闻哐当声。

    哇!

    而后,便是麻衣老者龇牙咧嘴声,大半夜的不睡觉,又来寻赵云聊天儿,依旧不走门,欲穿墙进来,尴尬的是,墙中镶有钢板,一头撞得磅磅响。

    “舒坦。”

    赵云笑的贼开心,再让你穿,撞死你丫的。

    轰!

    麻衣老者一脚踹开了房门,老脸昏黑,老眸冒火,知道赵云是故意的,这特么的,脑瓜子嗡嗡的。

    “前辈,找我有事?”

    赵云跟没事儿人似的,抱着一部古书,看的有模有样,悠闲的翻动着书页,逼格已是渐入佳境。

    “功法。”

    麻衣老者黑着脸道,拂手一方玉盒。

    “好说好说。”

    赵云呵呵一笑,麻溜放下了古书,也麻溜揣了玉盒,而后提笔,又一番龙飞凤舞,功法自不全给。

    “这般大阵仗,找啥呢?”

    老者瞥了一眼地上,铺着一张庞大的地图,除此外,还有床上、桌子上,也或多或少多有地图散落,有大有小,不知的还以为赵云在卖地图呢?

    “找我师傅。”赵云随意道。

    麻衣老者嘴角一扯,真特么新鲜,在地图上找师傅,你也是奇葩一朵,大活人,地图能找得到?

    很快,功法写完。

    老者拿了转身,门都不带走的,一脚在墙壁上踹了个大洞,镶在墙中的钢板,也从二楼飞了下去。

    说来也巧。

    还在下面趴着的牛轰,刚从昏厥中醒来,才刚爬起来,还未等站稳,便又被一块打钢板给砸趴了。

    “别这么粗鲁。”

    赵云干咳,这若一脚踹他身上,会成一坨的。

    “少爷。”

    老孙头儿来了,还抱着一摞账本。

    “孙爷爷,可知这是哪。”

    赵云拿出了藏宝图,地图上寻不到,便只能找人问,还不能问麻衣老者,那老家伙,精的呢?

    “乌龙渊。”

    孙老头儿见之,当场给了答案。

    “乌龙渊?”赵云愕然。

    看藏宝图地形的纹路,显然是座山,乍成渊了。

    “不会有错。”

    老孙头儿笑道,“当年,老朽曾随老家主去过。”

    “可这,分明是一座山。”

    “少爷,你地图拿反了,反看是山,正看是渊。”

    “。”

    主角叫赵云柳如心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