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情报有误

夜里,房中烛火通明。

    赵云一手拿着藏宝图,一手拿着灯台,又在地图上找寻,与前几回不同,这次的藏宝图拿正了。

    此刻想想,不免一声干咳。

    难怪先前寻不到,地图拿反了,能找着才怪。

    “乌龙渊。”

    不知何时,他眸子绽放了光亮,看吧!地图拿正了,真就找到了,距忘古城并不远,约莫五百里。

    “让我好找。”

    赵云一笑,辨认之后,才揣起了藏宝图。

    已有决断,明日便去。

    去之前,还得捎上一个大麻袋,嗯,装银子。

    咔咔!

    正看时,突闻窸窣声,传自房顶。

    很显然,上面有人。

    赵云微不可查的拎了酒壶,顺便,还瞧了一眼怀中的小灵珠,泛的是青色的光,该是一个真灵境。

    很快,便见一块瓦片被揭开。

    继而,便是一缕青烟,自外出入,散发着迷人芳香,乃是毒雾,还是很霸道的毒,嗅之头脑眩晕。

    “这是要杀人哪!”

    赵云心道,若无其事的灌了一口酒,体内兽火淌溢,灌入了各大经脉,将吸入的毒雾,尽数燃灭。

    就这,毒雾依旧一缕缕的往里吹。

    再看房顶之人,身穿夜行衣,且还蒙着脸。

    看纤弱身形,该是个女子。

    准确说,是女刺客幽兰,等了多日,未见赵云出去,只得上门来刺杀,一个断脉废体,毒雾足矣。

    赵云捂了额头,故作踉跄。

    也是在那一瞬,他豁的转了身,一掌打向了房顶。

    “武修?”

    幽兰见之,猝不及防,忙慌飞身后遁。

    轰!

    房顶被破开一个大窟窿,青砖瓦砾满天飞。

    嗖!

    赵云身如鬼魅,穿过房顶大洞,跃上了房顶。

    “情报有误。”

    幽兰心道,在赵云冲上房顶的前一瞬,便转身走了,刺客嘛!要的是一击必杀,若刺杀失败,便需在第一时间遁走,毕竟,他们不擅正面对决。

    “哪走。”

    赵云冷哼,脚踏风神步,紧追不放。

    嗖!嗖!

    两人速度不慢,如两道黑影,一前一后飞檐走壁。

    “大半夜的,有病吧!”

    大骂声顿起,有太多人在梦中被惊醒。

    “好熟悉的背影。”

    赵云轻喃,确定暗杀他的是个女子,且咋看咋面熟,好似在哪见过,只不过,一时间却想不起来。

    “好快的身法。”

    前方,幽兰遁的头也不会,心境不平静,何止是情报有误,这特么差的也太远了,赵云不止不是废物,还是个身法超绝的武修,整的她措手不及。

    剑鸣声刺耳,三道剑气自后射来。

    她未看,掠身下了房檐,入了漆黑的深巷。

    “人嘞!”

    待赵云追到,已不见幽兰身影,独自立在房顶皱眉,派真灵境还刺杀他,显然是不知他已能修炼的秘密,最主要的是,他瞧那道背影,的确熟悉。

    这等感觉,幽兰同样有。

    也得亏未追上,这若认出对方,该有多尴尬。

    “少爷。”

    鲁莽他们也追来了,方才动静颇多,自是被惊醒了,奈何,速度不及赵云,追了一路,这才追上。

    最淡定的,还是麻衣老者。

    那货睡的最香,知道有刺客,懒得去搭理。

    “无事,歇息吧!”

    赵云一笑,轻轻摆了手,第一个转了身。

    众人皆跟随。

    再回房间,乱七八糟,墙被麻衣老者踹了个大窟窿,房顶被他轰出个大洞,站在房中还能看星星。

    夜深人静。

    赵云准备了行囊,啥个爆符、啥个药丸,一应俱全,找到了藏宝之地,那得把宝贝儿们都接回来。

    清晨,和煦阳光倾洒。

    赵云起的颇早,背着包裹出了房门。

    迎面,便见白日梦。

    这个小财迷,比他起的更早,见他后,大眼扑闪闪,那眼神儿,很完美的昭示了三个字:打一架。

    “有事儿,改日。”

    赵云随意道,说着便往外走,急着寻宝嘞!

    “同阶赢了我,传你一部秘术哦!”

    “来。”已走到门口的赵云,又折返了回来。

    这脸变的,连小财迷措手不及。

    剑鸣声随后响起,又是剑法的大比拼,四射的剑气,在园中老树上、四周墙壁上,划出道道剑痕。

    “这剑诀,比先前精妙不少。”

    赵云一声嘀咕,大世家出来的丫头,果然不是盖的,也悟了剑诀,也不拘泥于剑招,是见招拆招。

    “真上进的小家伙。”

    麻衣老者出门了,伸懒腰打哈欠,又倚在了栏杆处,对白日梦的天赋,从未质疑过,这两日未闲着,虽大多时间都在数钱,不过,也未荒废武道。

    “俩妖孽。”

    小黑胖子啧舌,捂着老腰,走的一瘸一拐,论恢复力,远不如赵云,这都两日了,还是伤筋动骨。

    “小胖儿。”麻衣老者勾了勾手。

    牛轰左瞅右看一番,确定在叫他,颠颠跑了过来。

    完事儿,他就被放了血。

    这老家伙也是一个上进的主,大清早的不寻思吃饭,当场就给人摁那了,无非想研究牛轰的血脉。

    “就该找赵云,要一道爆符。”

    牛轰抹了一把鼻血,一话说的语重心长,得亏他无爆符,不然,定会呼老头儿脸上,炸死你丫的。

    “血脉,真玄之又玄。”

    麻衣老者无视,掌心悬着那滴血,看了又看。

    至今,都不知啥个来头。

    也对,世界何其大,特殊血脉何其多,并非全见过,若牛轰血脉觉醒,或许能从其中看出些端倪。

    哐当!磅!铿锵!

    两人扯淡时,下方比斗未停,战的如火如荼。

    同阶对战,小财迷又败了。

    非她天赋不行,是人外有人,远不如赵云妖孽。

    铮!铮!

    比斗虽落幕了,小财迷都退出去了,可赵云并未停,手提紫霄,闭眸搁那凭空舞动,铮鸣声刺耳。

    “真有你的,又有顿悟?”

    麻衣老者揣手,看的唏嘘也啧舌。

    “好玄奥的剑法。”

    众人也围来了,眸光熠熠,扎堆儿看赵云耍剑。

    麻衣老者说的不错,赵云又顿悟。

    乃至于,比斗都结束了,他又凭空舞了三个多时辰,剑招时而杂乱,时而简练,但一招一式皆多变,最主要的是意蕴,他所参悟的,是剑的剑意。

    不知何时,他才停下。

    待开眸,他眸子深邃不少,竟有剑光闪烁。

    除此,嘴角还有鲜血在淌溢。

    凭空舞剑,他并非无对手,该是自个在与自个斗剑,被剑意自伤,他悟剑的方式,的确够出奇。

    “变身术,传你了。”

    小财迷鼓着小嘴儿挥手,一部古卷隔空飞来。

    赵云一笑,抬手接下。

    而后,他很好的向众人昭示了何为逆天,一步踏下,他形态变了,变成了一个彪形大汉;两步走出,形态再变,大汉模样变成了老头儿;至第三步,又从老头儿,蜕变成了一个身姿婀娜的女子。

    “这货,开挂了吧!”

    小黑胖子啧舌,不过一炷香,就学的这般溜?

    “未免太妖孽。”

    鲁莽等人也咧嘴唏嘘,连小财迷都不例外。

    “天赋啊!是个好东西。”

    麻衣老者捋了捋胡须,语重心长,神态惊异也尴尬,他如赵云这般年纪时,学变身术学了好几日呢?这位倒好,竟是一步一个形态,如似变戏法。

    “好秘术。”

    赵云嘿嘿一笑,大世家传出的秘法,果是非同凡响,有此秘术傍身,还要啥面具,直接变身就好。

    “少爷,少奶奶来了。”

    正说间,杨大一路小跑儿的进来了。

    这,倒是个意外。

    赵云看时,柳如心已进来了,还有那个玉儿小丫鬟,倒也乖巧,一路都扶着,生怕主子摔倒了。

    “得,又一个。”

    麻衣老者心中诧异,神情有些怪,这小小的忘古城,哪来这般多特殊血脉,小财迷一个、小黑胖子一个、柳如月一个,如今,瞎眼的柳如心竟也是,只不过,血脉至今未觉醒,也看不出啥血脉。

    “你怎的来了。”

    赵云已走上前,接过了柳如心的手,好像是他媳妇,已有多日未见了,他记忆中面黄肌瘦的小丫头,再见已是大变样了,温柔恬静,而且小巧可人,配合一件素色衣裙,真像极了池塘中的青莲。

    “来看看你。”

    柳如心小声道,埋首也垂眸,说话说的也小心翼翼,黑暗中的一寸光明,是她的丈夫,而瞎眼的她,自始至终,都觉卑微,都觉配不上赵家少主。

    “你不有事儿吗?去忙吧!”

    牛轰颠颠儿跑过来,推了赵云一把,寓意很是明显,忙你的,弟妹我帮你照看,保证养的胖胖的。

    赵云的一脚,还是很霸气的。

    既是媳妇来了,那就住下呗!寻宝就往后推呗!

    后院,收拾出了一座小阁楼。

    柳如心住下了,玉儿小丫鬟也住下了,比起在赵家,这里貌似更安逸,最起码,耳根子是清静的。

    问过才知,赵渊还在闭关中。

    这个,赵云早有预料,闭关是修炼,自也是躲清静,小小一家族,尔虞我诈,整日烦心事一大堆。

    麻衣老者来了。

    这老货,今日貌似很闲,自来了,便揣手来回的走,大多时候,都在看柳如心,当然在看她的血脉,若非赵云在此,他多半也会取出她的一滴血。

    “柳苍空,你是真人才啊!”

    他的唏嘘,只他自己听得见,两个女儿皆特殊血脉,柳如月乃天灵血脉,而柳如心,至今还未知。

    主角叫赵云柳如心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