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意外来客。

夜幕之下,有隐匿在黑暗中的污秽,同样有着蓬勃的生机和热情。

    现在可是新生入学的日子,各大社团、学生会之类的,可是得通过现在好的时间点多下寝室多发传单,这样才可给自己认可的组织招来新鲜的血液。

    当然,这种行为是学校明令禁止的,宿管大叔和大妈也收到了学校的通知,可是架不住学生们的“热情”啊,因为这种事情逮到人了,好像除了口头训诫几下之外,也没有什么可以处罚的方式了。

    毕竟下寝室宣传自己组织非常优秀的他们一没有推销宣传无良产品、二也是非常礼貌的。

    “咚咚咚。”

    “有人在吗?”

    敲门声又响起来了。

    陈远正用自己的念头尝试着套垃圾袋,可是宿舍门口又响起了敲门声,让他不得不停止下自己现在手头的工作。

    作为现在寝室内醒着的人中最弱的存在,陈远向来比较会来事。

    他哪会让姜守正和林清闲来干这种杂活累活......

    “来了、来了。”

    陈远把眼睛对着猫眼,向外看去。

    门外站着一名模样看起来有些瘦弱的男生,眼睛东瞟西看,看起来就是一副不太正经的模样,搞得和做贼一样。

    不过现在是在学校里,治安相对来说还是挺不错的,陈远也没有太大的担心,万一这人真的做贼,那么明年的今天陈远会去给他上柱香的......

    毕竟他刚刚可是听着林清闲和姜守正在因为“鬼吓死人是鬼的错还是人的错”这个话题争论不休,他们俩都是能通那个玩意儿的。

    先开开门,看看这个是来干嘛的。

    门外的男生在门口打开后就挺了挺身子,从贼眉鼠眼一下子变得正经了起来,看得陈远一愣一愣的......

    “同学啊,我们是咱们化大大二的学生,应该是你的学长。”

    陈远:哟,不错,只强调同校而没有强调专业,先拉近距离感,怕直接强调专业的话,会导致双方之间的交流产生隔阂么?

    “是这样的啊,我们组织现在正在招新,我相信我不会是敲响你们寝室门的第一个门的人,同样也不是最后一个,我就是希望你能够给我们组织一个机会,同样也给你自己一个平台。”

    陈远:这话明显就是背下来的,而且背得还不是那么熟练,肯定是背漏了一点内容,先前敲门的组织都会先报上个名头,这位大兄弟倒好,说了半天每个重点,而且还没有介绍自己的姓名,哪怕给一个姓也是好一点的啊。

    陈远还在暗自腹诽,准备待会接过对方递过来的传单之后就把门给关上了,他还有很多地方没有打扫呢。

    可是下一刻,陈远整个人就慌了。

    只见对面的男生探身向前,整个人凑了过来!

    卧槽?!

    我可是直男!!!

    陈远下意识后退一步,狠狠地把门给合上。

    “诶唷!”

    看来是把外面那位学长给撞了。

    不过他被撞活该!

    “咚咚咚。”

    “同学啊,开开门啊,就给我说一句话吧!不要这么冷漠嘛!”

    “咚咚咚。”

    “咚咚咚。”

    正在浏览学校贴吧的姜守正放下鼠标,看向门口方向:“陈远,怎么了?”

    “有什么事情吗?”林清闲拉开卫生间的门,手中拿着电动剃须刀。

    “没事没事。”陈远摆了摆手,把门再次拉开。

    他刚刚稍微想了想,对方好像没有什么“恶意”......

    “同学啊,你终于开门了!”站在门外的学长松了口气,他这是先是后退了一步,然后探身上前,“我刚刚没有别的意思,就像给你看看我的鼻子。

    鼻子?

    陈远瞧了瞧对方的鼻子,因为走廊的灯不怎么亮,但还是能看得出来红彤彤的......

    “呃,对不起,刚刚砸到你的鼻子了。”陈远瞧了眼后,道歉道。

    “不是这个事情!撞到鼻子是小事情。”学长摆了摆手,指了指自己的鼻子,“你看看,我的鼻子就隐藏着我想要让你加入社团的奥秘......”

    一个鼻子能够有什么奥秘,陈远刚刚已经瞧过了,没有什么特殊的。

    “学长,你就不要卖关子了,我现在还要打扫房间呢!”陈远下意识皱了皱眉头。

    “额......好吧,不好意思啊,我第一次招新,还不太熟练。”学长直起身子,“你看我的鼻子上没有黑头和白头吧?我是护肤社的,让我看看你的鼻子我就......”

    他话还没有说完,就顿住了:“怎么搞的,你也没有黑头?!”

    “你们这些学生没完没了了啊!”

    一声雄浑的男声在楼道的尽头响起,学长的身子一抖,从口袋中掏出了一张......二维码塞进了陈远的手中。

    “兄弟,记得加我们社团的二维码啊!”

    说完,学长撒腿就跑!

    不一会儿,宿管大叔慢悠悠地从宿舍门口走过,叮嘱道:“同学啊,如果有孩子来招新,那么听听就行,如果有人来推销卖东西,一定要和我说。”

    “啊?哦哦哦,好的,谢谢叔叔。”陈远很快就反应过来,这位大叔如果刚刚真的想要逮人,那么完全可以等到偷摸靠近了再抓,他选择在楼道的另一端喊话,那么就是存心给对方留下了逃跑的时间。

    嘿。

    这个大学有意思。

    宿管大叔摆了摆手,背着手踱着步在楼道内继续逛着......

    合上门的陈远瞧了瞧手中的二维码,掏出手机扫了扫......

    他的能力本身是从来拔黑头的,当初和考神合计的时候也是准备往美容行业进军,现在既然有一个社团送上门来,可比那些个什么学生会、街舞社来得有意思的多了!

    ......

    &ltaonclick&gt防采集自动加载失败,点击手动加载,不支持阅读模式,请安装最新版浏览器!&lt/aonclick&gt&lt/divid&g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