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欢迎主人回家~

法器在市场上一直是属于紧俏的产品,毕竟能够制作法器的人并不多,而且还得要呕心沥血才能够有一件稍微还不错的。

    可是前一个月,京都“市场”上突然多了好多法器!

    这些法器的功能都还非常强大!ァヤ&lt

    有能够激发灵材药力的电磁炉,有保存灵材灵气的碗,有削铁如泥的菜刀,有砸人贼疼的瓷砖,有脑袋一沾就入定的枕头,有盖在身上就能梳理体内气息的蚕丝被......

    这些法器的炼制手段只要明眼人一看,就能够看出来.......这是同一个人啊!

    而且有专门从事炼器为生的奇人,还能发觉这些法器的炼制时间相隔的并不远,这位炼制出这些法器的大师,简直高产似母猪啊!

    有心人想要寻找这些法器的源头,也许其中有人不怀好意,但更多的只是想单纯的认识一下大师......

    可是无一例外,这些人都没有办法找到这些法器的出货源头,所有信息的来源都被一双看不见的手给切断了。

    而现在切断这些信息源头就站在清风观前。

    “清风观,我们已经做了很充分的调查了,这里的观主是以前的那个莽夫,不过没有关系,这个莽夫到了这个岁数,他的血气肯定已经弱了,没有办法再像以前那样硬莽了,现在我来了,那么就没有问题了。”

    惩戒长老压了压自己的斗笠,站在他身后的净心法师在心中道了声佛号,说了句罪过。

    如果惩戒长老真的像他自己说的那样有恃无恐的话,怎么会特意挑了个清风观老观主不在的时间来呢?

    而且净心法师看着对方臃肿看上去有些厚实的模样,看起来是有穿上防护用的东西......

    “净心法师,你现在在外面稍等,我去去就来。”

    惩戒长老说完,就迈开大步朝着清风观的大门走去,还没有走到门前,大门就自动打开了......

    “果然,我的想法没有出错......莽夫在以前的文献记录中,他只是一个会用拳头的武夫而已,现在寺庙对他的调查居然在查名字就遇到了障碍,真的是难以想象啊,在现代社会,一个人居然可以有七套身份信息,真不知道他是哪里搞来的!......”

    心中怀揣着金目法寺交代的任务,惩戒长老一进入清风观目光就锁定了藏经阁!

    他刚刚在门口说是要把清风观给换牌匾,也只是口嗨而已。

    还没有摸清清风观的底细之前,他们可不敢贸然动手,在京都酒店了住了几天,就可以把整间房间的大部分东西转化成法器的能力,那绝对不会是常人所为啊!

    莽夫的能力只限于拳脚!他后面肯定还有人!

    姜守正?

    不可能,这是清风观里面背景最为干净的孩子,虽然有佛性,但是一直没有被净心法师发展起来,现在读了大学,三观差不多也成型了,再让他笃信我佛,可能性不太大了!

    现在才十八岁的年纪,绝对不可能是那个人。

    姜守姬?

    根据总总迹象表明,这是一只小狐狸精,来路金目法寺经过彻查,已经稍微有一点眉目了,但是因为没有确定性的证据,暂时还不能妄下定论。

    这只是一只狐狸精而已,虽然化形比较早,而且看起来灵智还很高的模样,但狐狸精就是狐狸精,没有听说过那个妖怪炼器还牛逼的。

    哪怕是那种有传承记忆的也不成!

    姜守勤?

    这人主持明确吩咐过不要调查摸底,但是看他的照片,应该是模仿姜守正的模样,应该也是属于精怪一流的......

    那么也不是那个人!

    那么,莽夫背后的那个人到底是谁?!

    这个问题已经列入了金目法寺情报系统的最高处,大家都想知道,并且都要认真地挖掘可能能得到有效信息的地方!

    不过现在最为关键的是——需要探一探藏经阁里面有没有高阶的秘籍和功法之类的东西。

    主持说过了,如果有好东西,不多的话,那么拍拍照,如果多的话,那就叫货车拉走......

    他们的情报部门发现,清风观每年都会清理一下藏经阁里面的书籍,当做废纸进行贩卖!

    其中有一些内容他们已经查到,那绝对是无价之宝!

    既然对方不看重那些东西,那么他们不告而取但留点钱,应该也不成问题吧?

    【啊~~~】

    大黄重重地打了一个哈欠,但是因为它本身没有办法发声的缘故,惩戒长老也就没有发现大殿的飞檐上多了一只黄色的土狗。

    【这人真奇怪,里面怎么穿了一件老观主熨过的浴袍?他是来我们清风观蹭洗澡水的吗?】

    大黄想了想,如果这个人待会真的是来蹭洗澡水的,自己是不是要等对方洗完澡之后再出现收个费什么的?

    但是收费的时候肯定不能一副狗样,肯定是得幻化成人形的。

    可是洗一次澡的花费,应该是多少呢?

    对于钱的概念,狗是没有的!尤其是像大黄这样的死狗......

    好在惩戒长老并没有让它继续为难下去,因为他已经路过了水缸。

    【看来他是要去藏经阁啊,他是要去借书看吗?】

    因为对方身上套着浴袍,大黄也不觉得对方是外人,虽然有斗篷挡着脸,但是也不瞧瞧这里是什么地方,这里可是清风观,是他大黄安葬的地方,这里的每一寸土地和范围内的空气,都可以作为它的组成部分。

    打量一下对方的模样还不简单?

    【嗯,这很可能是老观主在外面跳广场舞认识的大妈。】

    仔细分辨了一会后,大黄警惕竖起来的耳朵就耷拉了下来。

    没什么大不了的,只是这位大妈好像力量稍微比平常人稍微强悍了一点,但考虑到对方长期跳广场舞,身体素质高一点也不是什么不能够接受的事情。

    &ltaonclick&gt防采集自动加载失败,点击手动加载,不支持阅读模式,请安装最新版浏览器!&lt/aonclick&gt&lt/divid&g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