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龟虽寿上京都。

这是上排牙齿和下排牙齿的亲密接触,周权捂着自己的嘴巴,下意识的屏住了呼吸。

    电视里、电影里、小说里的内容周权还是记得很清楚的,邪异的东西都会追寻活人的气息,气息什么的,在一定程度上可以通过屏息来暂时性地规避。

    转身,一步一步走回床边。

    他想要拉拉上铺的陈远,也想叫叫林清闲和姜守正,但嗓子似乎被堵住了一般,张了张嘴,什么都发不出来。

    ‘没事的,没事的,上床躺一下,睡一觉就没有关系了。’

    ‘一切都会过去的,如果真的有问题,他们这些奇人肯定会有感觉的,又怎么会无动于衷的?’

    ‘无动于衷的唯一答案,就是他们不知道门口有那个东西的存在,说明那个东西比他们要厉害,我可不能害了他们......’

    周权僵直着身子躺在床上,除了空调的吹风声之外,他能够听见的,似乎是有那个扫地的声音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扫地的声音似乎没有了。

    他松了口气,觉得自己是熬过了一劫,下意识地撑起身子转个身,抬头看向门口的方向——

    气窗上,两双手托举着一个脑袋,看到周权后那个脑袋很开心:

    “小伙子,能帮我向......”

    对方似乎在说话,可是周权并没有听完。

    他的恐惧感包裹住了他,大脑自动对他进行了保护,简单来说,他又晕了。

    林清闲听见动静,坐起身子:“看来我们的室友还需要锻炼锻炼,这胆子不行啊。”

    “呵呵,我看到门口的大爷,我也感觉瘆得慌。”陈远的声音闷闷地传出。

    “看来术业有专攻啊。”林清闲下床,抄起桌子上的《生死簿》就来到门后,一把把门打开。

    举着自己脑袋的大爷把脑袋给安了回去,摆正后看向林清闲立马跪下。

    “好心人,帮帮忙吧!”

    瞧见这幅模样,林清闲提起的力量一下子就散了。

    如果是活人这么做,林清闲可能还会搀扶一下对方,可是死人的话,他习惯了。

    见多了,也就习惯了。

    都是可怜的......

    “你怎么了?”林清闲问道。

    “我死得不明不白,我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和家里人交代,我还没有看着我的孙子长大,我......还有一个月的工资没有拿到手。”大爷跪伏在地上,碎碎叨叨。

    听到这些话,林清闲回头瞧了眼姜守正。

    ‘这家伙明显头七还没有过,很可能就是陈远那天看过之后被删掉帖子的大爷。’

    ‘啧啧啧,真的不得了啊,被姜守正修炼引来的力量一照,居然可以具有这么清晰的逻辑?’

    好奇和感慨被林清闲压下,他清了清嗓子说道:“说得再多也没用,这世间没有人可以帮你做到还阳,你现在已经死了,那么就是尘归尘,土归土了,该怎么样就怎么样,不要来我们寝室门口扫地吓唬人了。”

    说完,林清闲就把门给重重地关上了。

    门外的扫地声,直到太阳升起也没有再传出来过。

    ......

    “怎么这么热闹?”

    504的一群人都叼着大饼,在学校内闲逛着。

    反正还没有开学,也还没有开始军训,现在有的是时间。

    校园内像他们这样的学生也是不少的,看着有些人提行李有点累的时候,陈远还会顺便“帮”个忙,既是锻炼自己的能力,同样也是做了做好事。

    “前面好像有点热闹。”林清闲是爱凑热闹的,他三下五除二把口中的馒头怼入口中,下意识地掏出手机。

    在打开手机的录像功能后他突然反应过来,自己已经不需要采集有趣的内容了......

    有些伤心,但体内充沛的力量让他觉得这样的“交换”还是很值得!

    “快,我们去前面看看发生了什么!”把手机揣回兜里,林清闲大步上前。

    姜守正落在他们身后,开起天眼——

    在众多骨头架围着的中间,几个骨头架子跪在地上以手拍地,几个骨头架子举着一个长条状的物件......应该是横幅。

    收了天眼通,姜守正差不多知道发生什么了。

    那么就没有必要往里面凑了,现在还是在外面等等他们出来吧。

    想到这,姜守正靠在一颗银杏树下继续嚼着馒头。

    北方的馒头就是比南方的馒头劲道......

    ......

    “好吃好吃!”

    “小老弟,你也觉得这个好吃是吧?我也觉得。”

    “关键是我们得吃回本啊!”

    “此话在理,在理!”

    在姜守正靠着银杏树下的时候,此刻飞往京都的飞机头等舱内,两个老头拼了一桌......

    满桌子上都是看起来味道尚可的食物。

    老观主在啜完最后一滴可乐后拍了拍自己的肚子,看着眼前还没有吃完的食物有些遗憾:“小老弟,我吃不完了。”

    坐在老观主身旁的老头哈哈一笑,把老观主身前的吃食都放在了自己的面前,慢条斯理地说道:“放心吧老大哥,这些我都能吃得下!”

    “那就好,不然要是我的徒弟知道了我把食物浪费了,那就麻烦了。”老观主笑了笑,感激道。

    “老大哥,你徒弟什么人啊?怎么还管你呢?不应该是你这个师傅管徒弟么?”老头挑了挑眉毛,感觉有趣。

    “诶,一言难尽啊,自己教出来的徒弟能怎么办呢?曾经交给他的道理,总是要自己先做得到才对嘛......”老观主想了想,摇了摇头。

    这话说的没头没尾,但是坐在他身旁的老头听懂了,不过他没有接下去插嘴了。

    大家在飞机上才认识的,交浅言深是人际交往的大忌。

    接下来的行程,就是老观主看着身旁的老头一口一口把堆在他身前的食物给吃了个干干净净。

    &ltaonclick&gt防采集自动加载失败,点击手动加载,不支持阅读模式,请安装最新版浏览器!&lt/aonclick&gt&lt/divid&g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