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总有刁民想害“正”!(感谢“道之元”的万赏!)

“龟虽寿,有龟这个姓吗?”老观主冲着手机问道。

    嗡~

    不多时,他接收到了一则短信,里面是一则链接消息......

    “嘿,还真的有龟这个姓!有趣有趣。”

    老观主划拉着页面的内容,瞧见其中一部分的时候恍然道:“难怪我觉得有点熟悉,原来龟虽寿是古诗的名字啊,我就说呢,守正以前肯定向我背过。”

    页面继续下拉,老观主增长了许多关于“龟”姓的知识,待到最后部分的时候他下意识抬起头四下打量。

    那个叫做龟虽寿的老头不见了。

    再度细看手机页面——

    “主人,龟虽寿是一个假身份,需要定位报警吗?”

    老观主想了想,摇头道:“不用,我也不是真的不是?”

    说完,老观主就提起自己的包袱出了站口。刚出站口还没有走几步路,他就被两位高大且身着西装的壮汉给拦住了。

    ‘嘿?大热天的还穿西装穿得这么严实,装给谁看呢?现在拦下我,是要打架的意思?’

    老观主一想到这,紧了紧自己的拳头,顺带就把包袱给背在身后,里面可是有他给姜守正买的绿豆糕,可不能因为打架打散了。

    “您好,请问您是‘清风观的观主’吗?”

    老观主瞧着向自己鞠躬的两位壮汉,眨巴了一下眼说道:“你怎么怎么知道是我?”

    “我们是姚倩小姐为您专属预定的礼遇专车,还请您随我们上车。”

    说完,两名壮汉就比了个手势,示意老观主上车。

    “姚倩?”

    “对,姚倩小姐说让我们来接您。”

    老观主想了想摇头道:“我还是自己打车吧,我可不能给我的傻徒弟增加红尘劫难哟。”

    眼瞅着对方还想拦下自己,老观主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把两位壮汉的皮带给抽了下来,然后撒腿狂奔......ァヤ&lt

    ‘有趣,有趣,真的是有趣极了~’

    ......

    “快快快,油门发动起来!”

    出租车在龟虽寿的催促下踩足了油门,街边的影像不断后退。待远离了飞机场之后,龟虽寿的心情才稍微平复了下来。

    刚刚飞机上真的吓死他了,作为一名优秀的冷血动物,他在坐在老观主身旁的时候居然感觉自己身上热气腾腾的,力量不断被消耗,不得不吃多多的东西来补充一下基础的碳水、蛋白质......

    想到这一路糟糕的旅途,龟虽寿一捋自己的头发,就把它们给扒拉了下来冲着自己的脸猛扇。

    出门在外,带个假发还是很有必要的。

    人前看起来体面,人后可以纳凉。

    ‘临江人,我特么在临江生活了这么多年,怎么才知道临江有这么多牛逼的人啊!?先有姜守正,现在......卧槽?那个老头肯定是姜守正的师父!’

    刚刚在飞机上神经紧绷,现在放松下来想通关节的龟虽寿赶忙叫停司机:“嘿,掉头掉头,我们快绕回去,去飞机场......”

    司机无奈地看着后视镜说道:“大爷,我们现在没法掉头啊。”

    “好吧,那我自己过去。”龟虽寿拉下车窗应道。

    “不是......现在我们这是车行道,什么事情这么着急啊,是丢行李......”司机随着车流继续往前,但当他再次瞥了眼后视镜的时候,赶忙踩下刹车,回头一瞧,“我靠?人呢?”

    后座空空如也,还没等司机生出多余的情绪,后面的车就喇叭长鸣了......

    此刻,在这段路上,有一只小乌龟四条腿在地上跑出残影,飞快朝着飞机场的方向奔去。

    偶尔有车的车胎要压在它身上的时候,它都会迅速把脑袋、四肢和性感的小尾巴缩回龟壳内,给车身造成些许颠簸之后继续朝前撒腿狂奔。

    ‘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我这次来京都就是来找小鱼干的啊,现在碰到姜守正的师父可以让他带我去找姜守正啊!’

    ‘可不能错过啊!’

    可当它来到飞机场出站口的时候,老观主身上那股焦灼的气息已经不见了,它只看见了两位提着自己裤衩子拨打电话的大汉。

    此刻他们撩起的袖子手臂上满是“卍”字。

    ‘佛门的打手?他们怎么会在这里?要是给老龟我来一下大力金刚小拳拳,那要死了。’

    心念电闪,小乌龟一下子缩回自己的龟壳内,以龟壳底转了个180度后再探出四肢。

    ‘跑!跑!跑!跑!跑!’

    ......

    “走吧,回寝室吧。”

    504四人在逛完图书馆后就准备回寝室。

    现在大中午的,实在是太热了,现在再在外面溜达,那可是要中暑的。

    对学校感觉新奇想要逛逛,也不急在这一时。

    周权撑起一把阳伞,还没招呼,林清闲就凑了进去,陈远也凑了进去。

    “呃......我这是单人伞!”周权扭了扭身子,想把这两个家伙给拱出去。

    “没关系,阳伞就像海绵,挤一挤总是会有空间的。”林清闲说道。

    “我非常赞同林清闲同学说的话,非常标准!”陈远如是说道。

    周权撇了撇嘴,看向姜守正的方向:“守正啊,你要挤挤......”

    “吗”字还没出口,林清闲抢先说道:“妈的......”

    陈远白了一眼林清闲:“能不能不要说脏话,要文明,要习惯。”

    眼前这一幕,陈远作为姜守正三年的同学,早就已经习惯了。

    “同学......太阳这么大,我的手腕有些痛,你能帮我撑撑伞送我回寝室吗?”

    不同的时间、不同的地点、不同的人物,但是是同样的请求,这种事情罕见吗?

    不,不罕见。

    陈远表示这些都是基操,并且他开口,声音几乎和姜守正同步——

    “不好意思,我喜欢晒太阳。”

    姜守正说完,招呼他们道:“走吧。”

    林清闲暗骂一句“浪费资源”后赶忙凑到刚刚那名女生身旁,爽然笑道:“小姐姐,我的手很好,我可以举伞。”

    “猥琐,哼~”女生暗骂一句后,摁了一下伞的开关。

    &ltaonclick&gt防采集自动加载失败,点击手动加载,不支持阅读模式,请安装最新版浏览器!&lt/aonclick&gt&lt/divid&gt